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邊境的黃昏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0 20:23:21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夕陽 辭別了飄香的蘭花
        晚風 追逐著金色的彩云
        港灣里飄蕩著悠揚的漁歌
        橋頭上站立著帶槍的人
        啊 啊 啊
        邊境的黃昏 邊境的黃昏
        多么寧靜 多么迷人
        啊 橋頭上站立著帶槍的人
        炊煙呼喚著路邊的燈火
        鳥兒飛回了碧綠的㬵林
        薄霧環繞著靜靜的哨所
        晚霞里屹立著瞭望的人
        啊 啊 啊
        邊境的黃昏 邊境的黃昏
        多么寧靜 多么迷人
        啊 晚霞里屹立著瞭望的人
        邊境的黃昏 邊境的黃昏
        邊境的黃昏

        小說需要故事,這誰都知道;但是在今天,小說里的故事應該是什么樣子,討論這問題的人似乎不多。故事還能是什么樣子?某日,在一大學做講座,中文系的學生站起來反駁:故事就是故事,今天的故事和昨天的有區別嗎?我說,故事本身也許沒有區別,但小說里的故事有區別。在今天,如果你想讓小說有效地建立與我們身處的當下時代的聯系,那你就得重新考慮小說中的故事的形態,乃至它的定義。
         
          ——我說的是傳統意義上的小說的故事。在那些小說中,故事有著起承轉合的完整結構,有著無懈可擊的強硬的邏輯鏈條,因果井然;在那些小說中,小說家們用故事提供給我們的線性邏輯去解釋世界:世界就是這樣的,有必然的開始,有必然的過程,有必然的結束。一個完美的、閉合的、可以讓一切自圓其說的故事與結構。
         
          果真如此嗎?以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它的遼闊與復雜,它的堅硬的偶然性和我們無力追根溯源的變異,早已經兇悍地溢出我們既有的邏輯框架。當我們以為一個光滑、秩序的故事足以揭示萬物真相的時候,被我們拒于小說之外的無數不可知的偶然性和旁逸斜出的東西,正從容地排列組合成一個更為廣大和真實的世界,它們同時也在構成我們豐富復雜、不曾被邏輯照亮的那部分情感與內心。那么,這更為廣博的世界與內心,如何及物地進入小說?
         
          ——要借助故事。什么樣的故事?我也不清楚,但我以為,它必定要能容納更多的曖昧與偶然性,它必定有一個無法光滑、明亮的帶毛邊的外表;它要不畏變形與非常態,它努力抵達的應該是世界的真相,并為此不惜冒犯我們常規的審美與接受習慣,而非只求一個精致、完美、“合闡釋”的“故事”外殼,將自己打磨干凈削足以適履。它要盡力還原為一個接近世界真相的樣貌。
         
          在這個意義上,我對傳統的故事整一性的小說心存懷疑。用顯見的、可知的邏輯呈現世界的同時,也是在簡化和遮蔽世界與人心的復雜性;應該有一種新的“故事”,新的對故事的認知,并將這認知踐行于我們的小說創作——惟此,也許更能幫助小說家逼近和發現我們習焉不察和依然身處幽暗的那個世界。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傳統的故事的黃昏也許應該來臨:講述什么樣的故事,如何講述這些故事,小說家們當多思而慎行。
         
          對故事的理解變了,對小說的理解肯定也將隨之改變,至少小說將不再只有我們習以為常的幾種款式。但人的接受和審美的心理如此頑固,任何與既定審美模式不合的小說形態都可能讓我們不舒服:它們可能“不像”小說。而我們習慣于認定只有“像”小說的那些小說才是小說。事實如此:那些循規蹈矩地把故事講完、看著心里踏實的小說,我們會慷慨地給它蓋一個質檢過關的戳,認定它“經典”、“現實主義”;那些從整一性故事中游離出去的小說,那些邏輯鏈條含含混混、草蛇灰線的小說,我們往往顧左右而言他——傳統意義上的故事的形態及其完成度,成為我們判定小說及其完成度乃至優劣的至高標準。
         
          但是現在,如果你認同“故事”在今天應該有一個新的定義,那你就得讓自己做好嘗試和接受陌生的“冒犯”的準備:小說的確可能有另外一些面孔,而這些面孔可能與我們躬逢其盛的時代有出人意料的契合。假如此推論成立,那小說的邊界或將得到新的拓展。
         
          如果我的判斷不算太悲觀,也許可以如是說:小說的邊界在近年的中國當代文學中并未得到充分的拓展。把我們的文學與20年前做一比較,我們對世界的認識、對故事的理解、對小說這一文體的藝術實踐,發生了多少根本性的變化?除了技術玩得更溜了(這也只局限在少數有追求的作家;大部分作家,包括名家,其實是越寫越糙,越寫越懈怠),在產量加速度膨脹的文學泡沫經濟下,很難看到多少質的精進,也很難看到小說這一文體在當代文學中有多大“世界意義上的”發展。我們基本上還在20年前對世界、對故事和小說的認識的慣性里寫作。
         
          有識之士大約要嚴正反駁:文學乃天長地久的事業,藝術精神普世而通約,區區20年就要改天換地,“大躍進”嗎?要真能在小說這一文體中實現認識論和實踐論上的“大躍進”,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就怕大干快上的結果又是弄出一堆陳舊的復制品。文學的確可能是幾十年如一日的事業,是需要沉淀的慢的藝術,但在瞬息萬變、一日百年的時代,在世道人心急劇變化的這20年中,在小說文體中找不到幾處與這個足可以改變世界觀的時代相契合的努力,似乎也很難說得過去。

        北國之春簡譜-歌譜-歌詞

        天黑黑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