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日月星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2 16:40:33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日月星

        日月星
        侗歌小曲
        吳沛佳詞

        侗哥打工去遠方
        侗妹心隨天涯闖
        你看天上彎月亮
        那是侗妹心開的窗
        月光撲在哥身上
        侗妹溫暖你心房

        月黑風高蒼茫茫
        妹在身旁不慌張
        你看天上眨眼星
        就是侗妹眼神光
        一眨一眨秋波送
        沒完沒了敘衷腸

        太陽當頭照四方
        妹在身旁幫扇涼
        太陽暖在哥身上
        那是侗妹心蕩漾
        侗妹心隨走四方
        借來陽光讓哥爽

        侗哥侗妹情意長
        天涯海角走四方
        太陽月亮和星光
        就象織女牽牛郎
        心息相通形影隨
        隨個地久與天長

        世界上有些人像調色盤和譜紙一樣讓人望而生敬、敬而生畏,久而久之,就像琥珀里的昆蟲,平白無故的神秘而深邃起來。歌德、莎士比亞等人,年少時也曾風流得胡天胡帝過。然而入了典籍,不免讓人心生隔膜。昨天隨讀歌德詩一首:
            “我同情你們,不幸的星辰,
            你們美麗而又晶瑩,
            樂于為迷途的船夫照亮道路,
            可沒誰報答你們,不論神或人:
            你們不戀愛,也從不知道愛!”
            可以想象歌德老師仰天邀星,自言自語的情狀,在那里說著星辰的便宜話。這個時候,詩人就大占了便宜:別和我扯什么恒星星系、燃燒聚變,我說你不幸你就是不幸。你美,你是船夫的探照燈,然而你們就是戀愛不成。這么一說,就仿似“東西永隔如參商”的意境,使人油然而對星辰大生同情之意。相比起來,蘇軾就厚道一些:“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這樣對月亮噓寒問暖,多少還有些假仁假意,不是一棍子拍死的味道。蓋歌德老師拿星辰說事,是自己吹自己幸福。而蘇大胡子懷念著遙遠的蘇轍,覺得自己形影凄清,就得跟月亮拉攏著說話:你我本是同根生啊,何妨來做個陪襯?相比了蘇軾,李白兇猛得多。“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把月亮不當外人,以己人,以為全世界都是酒鬼,直接一把拽下,前來陪酒。
            大師們永遠占便宜,知道寫人容易招訴訟,寫國家容易掉腦袋,轉過頭來直接狀物。星辰不幸,直接被納入了模特體系,在古來多少文章里都是頭牌模特之一。太陽和月亮占了離地球近的便宜,雖則地理老師一再陳述“有些星辰是比太陽更熾熱更巨大的恒星”,然而我們人類短視,詩人們尤其沖動,一把摟住太陽膜拜不已。托斯卡納人直接吼《我的太陽》,讓帕瓦羅蒂用來飆高音C。如果撞見《我的星辰》,九成倒是輕憐蜜愛,窗下七弦琴加玫瑰花的媚歌。至于月亮早被莎士比亞刻薄過了。朱麗葉:“別朝著月亮起誓……”可見朱麗葉心中,月亮便是那負心郎君,陰晴圓缺,跟誓言一樣飄忽不定。蘇軾老成豁達,道一句“此事古難全,”倒像是隔空接物,拿去勸朱姑娘的。
            
            牛郎星和織女星就更為無辜,完全是人民用來展示想象力的舞臺。因為離得遠了,宇航員們必須小心在意的太空,也無非是大地子民們的畫布。埃及人說銀河是巨大的烏龜爬出的沙痕,就不如中國人想象瑰麗。牛郎織女,天各一方,比參商二星、張無忌和小昭還遙遠的兩顆星被捏一塊,連帶職業、性別、戀愛關系、分居時間、約會方式、包辦婚姻家長方等都由民間一一設定。于是乎肥牛飼養員、織布女工這職業一下子詩意起來,王母娘娘在背負了玉皇大帝老媽這一惡劣職務后,又直接被拍上了包辦婚姻家長管制的黑鍋。喜鵲倒在此時獲益不少,本來比麻雀可愛不到哪兒去的它們成了?椣鄷臉桥_,直接提升了地位。還虧秦觀“金風玉露”一句,兩地分居隔年相見又多一種詩意表達方式。
            
            前頭說李、蘇、歌德各自對星月放言不羈,其實那算個例。像李蘇這等大才放曠,才敢把著月亮橫捏豎放,當小妾般狎玩。那邊廂張九齡對這幾位模特就恭敬得多:“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差那么一點兒就得跟春節晚會似的唱《難忘今宵》了,這種大氣又客觀的敘述頗合宰相身份。而魏武曹操,《三國志》曰:“該韓白之奇策,窮申商之法術”,武略可比韓信、白起,文政可齊申不害、商鞅。自然駕馭天下,吞吐隨意。張口就一個“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直接給日月星辰一起標明了住戶,派進了滄海,比張九齡又霸氣許多。
            
            我喜歡的關于天體的評述有兩個,一是屈原《天問》和辛棄疾仿天問的一闋詞,后者直接想象出來一頭吞噬星辰的大鯨,很合古巴比倫人的想法;卡爾維諾有一個短篇叫做《月亮的距離》,寫某個時期地球和月亮極度接近時,人們可以跳到其上的故事,其想象輕盈得富有詩意。無論如何,大師們總是能夠游刃有余的把玩著日月星辰們,拿來插標掛名,填充自己作品中的角色。星辰們一來礙于路遠,二來疏于交流,對此顯然無可奈何。

        相思是條河簡譜-歌譜-歌詞

        秋華戀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