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天要光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3 20:05:57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天要光

        《天要光》文本歌詞

        吳美珠詞

        陳純良曲

        林翠萍演唱

         

        Music…

        1. 天要光雞要啼,

        偏偏仔這存煞來想起你,

        滿腹相思為著你,

        日思夜夢猶原是你。

        當初你咱形影不離,

        心愛到底為什么,

        忍心做你去放阮孤單來哮歸暝。

         

        Music…

        2. 天要光雞要啼,

        偏偏仔這存煞來想起你,

        滿腹相思為著你,

        日思夜夢猶原是你。

        當初你咱形影不離,

        心愛到底為什么,

        忍心做你去放阮孤單來哮歸暝。

         

        Music…

        3. 當初你咱形影不離,

        心愛到底為什么,

        忍心做你去放阮孤單來哮歸暝。
         


        正德元年,也就是公元一五〇六年,吳承恩在老宅出生了。傍晚時分,小夫人張氏臨盆的癥狀越來越明顯,家中所有的女人包括穩婆也就越發顯得緊張忙碌,幫不上忙的也滿院子轉悠。張氏還很年輕,只有十七八歲,因為家貧被送入吳家做妾,去年剛剛過門,想不到這么快就懷孕生子了,這讓吳家老小都感到一股意外之喜,尤其是大夫人徐氏。
         
        徐夫人此時就坐在張氏的床邊。她抓住張氏發抖的手輕聲安慰著。撫慰確實有效,張氏雖然臉上汗涔涔的,但驚恐的神色漸漸褪去,她的親姐姐雖然代表娘家也來了,就在外邊,但她覺得徐氏“姐姐”此刻就像母親一樣值得依靠。徐氏年過四十了,皮膚已經松弛,沒有了當年的那種豐滿紅潤,面對張氏,不用多言,年齡的差異已很明顯。女人很忌諱這種比較,尤其是近距離對視時,但徐夫人此時已經別無他想,只期待張氏肚里的孩子能順利落地。她生產過,但是個女兒,這讓丈夫吳銳很是失望——其實徐氏也很失望,她知道吳家子嗣艱難,已經三代單傳,對男丁的渴望超過任何家庭。而且,這種渴望不僅僅出于單純的傳宗接代,還附加了丈夫自己未能如愿,而今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代的功名夢想,F在,女兒已經十來歲了,自己已經不抱生育的期望,只盼這位新來的“妹妹”能爭點氣。
         
        老宅的主人吳銳正在前廳候著。他今年已經四十五歲,但還看不出發福的模樣,他留了一綹山羊胡須,顯得有些蒼老。桌上加了一盞燈,比平時亮了許多,他本來想找本書來讀,因為他覺得最好是讓自己像關羽夜讀《春秋》那樣從容淡定,有那么一點大丈夫的氣度。但顯然他做不到,焦躁興奮仍然掛在臉上。他其實和后屋的女人一樣,急切地期待嬰兒的出生——當然最好是個男丁。他甚至在想,今年的干支是丙寅,生肖屬虎,如果子時之前兒子出生,就是個下山餓虎,命定生活艱難;能跨過子時最好,那時兒子就是飽食之后的歸山虎了。
         
        終于聽到后院傳來嬰兒的啼叫,也聽到女兒一路叫著“弟弟”“弟弟”奔跑而來的腳步聲。吳銳騰地站起,他多么想大叫一聲:“蒼天!”但旋即又坐下,沉住氣,輕輕地呵斥了女兒一聲:“瘋!”
         
        他捋了捋胡子,再一次拿起桌上的紙條,在燈下照了照。照照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紙條上的兩個字他早已爛熟于心,只不過此時他在心理上需要確認一下。那是他為兒子起的名字“承恩”。他吳家幾代人都以單字取名,高祖吳鼎,祖父吳銘,父親吳貞,但顯然都沒有帶來好運道。他想,這次寧愿冒犯先祖也要改規矩,為兒子取雙字名,就叫“承恩”,本年新皇即位改元正德,大赦了天下,減免了錢糧,也許我們吳家能額外承接點恩澤也未可知,哪怕這個襁褓中的兒子只是像他祖父、曾祖父那樣做個府縣學官也是好的。學官雖小,但也是官,吳家幾代人在仕途上走得最遠也就是學官了,知足了。想到這里,吳銳不僅莞爾一笑,甚至還帶出點羞澀,“小妹,你也應該有個名了,就叫承嘉吧。”他對女兒說。女兒有點驚訝,瞪大眼睛看著父親,父親曾經說過,等弟弟來了就給她起個正式的名字,不叫小妹了,但現在聽到自己的名字還是有點陌生。(www.guayunfan.com)中國的公私記載中,但凡大人物降生于世,總會有諸如祥云、紅光、驚雷等祥瑞或奇異天象伴隨——比如在本書稍后將要作為吳承恩仕途搭檔出現的著名文士歸有光,就是因為降生時家人“數見禎瑞,有虹起于庭,其光屬天,故名先生有光”——但這一天,當人類的智慧之光再一次轟然乍現,照耀于這條小巷時,小巷卻一如往常,只多了點嬰兒的呱呱聲和其家人的歡笑聲。所謂祥瑞其實是編造的,為的是顯示注定要成為大人物的這個孩兒與生俱來的與眾不同,或者是為了替已經成功的大人物補辦一份權威的出生證明,如果降生的人物并不承載人們對生活的太多奢望,祥瑞便無須發生了。此時此刻,無論是吳銳還是徐氏,都根本想不到這個在寧靜中誕生的孩兒,在若干年后走完自己的人生旅途時,會將驚世駭俗的《西游記》留給世界,所以壓根沒有人去注意身邊發生了哪些祥瑞。
         
        吳家祖籍漣水,那是淮安府屬下的一個縣城。在元末明初的政權更迭中,地處江淮腹地的淮安是遭受嚴重破壞的重災區,紅巾軍和元兵在此一帶多次爭奪,形成反復往來的拉鋸局面,據方志和地方史料記載,當時已經是赤地千里,居民死散殆盡,甚至有“淮人存者止七家”一說。戰爭結束后,明朝政府曾經向淮安組織大規模的移民和大量駐軍以恢復這個交通重鎮的元氣,而周遭的破產農民也陸續向城市流遷重新落籍。推算起來,吳家應該就是在這個時期遷入河下的。那時吳家的生活狀況我們不太清楚,但看起來不太像赤貧流民,或許有點手藝有點積蓄,進城的最初可能是憑手藝從事附庸于漕運的服務業,也許就是銅匠、鐵匠之類,附帶經營一些小生意,這點沒有任何疑問,河下的草根都是這樣。
         
        吳氏這一支的第一代高祖名吳鼎。這位老祖宗到河下落戶,首先捕捉到的是當地的盛世心態,也就是崇尚習儒為官的家族發展道路,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讓兒子吳銘讀書,做一個登記了學籍的童生,開蒙讀書,這其實也就是向社會和家族公示,這孩子從此將專注于科舉而不再考慮其他職業。舊時的生意和手藝都是要從小就學的,十來歲的孩子就要住進師傅家,從起火做飯甚至是為師娘倒馬桶、抱孩子這類雜事做起,慢慢融入師傅的家庭,才有可能接觸到一些實質性的操作,比如上柜、送貨、收款等等;在這個基礎上,才有可能靠自己的眼勤手快“偷”來一些諸如進貨、儲存、配方和利潤加成、結算方式一類的技巧,這就是通常所說的學藝了;再過若干年,學成滿師,才有權利選擇是繼續留在師傅家做大伙計還是自立門戶。這是舊時青年人都會經歷的人生路徑,它與科舉不兼容。從這個意義上說,吳家為孩子開蒙讀書也就是一次提前進行的職業選擇。
         
        這種選擇當然也是有風險的。明代前期科舉的出路相當好,但考試也相當嚴格,沒有家學傳統的熏陶,試圖通過考試登堂入室的可能性非常;而一旦不能進入仕途,就會出現讀書不成且又身無一技的尷尬,所以選擇這一途也是要掂量明白的。而正是這一點,充分顯示了老祖宗的精明,他知道風險,并且做了兩手準備——他注意到朝廷已經發布了允許納捐的政策和價碼,盤算一下,雖然所需不菲(按,據查約為一百石粟米),但仍是他們家可以承受的,只要舍得一筆積蓄,人生的路就還不至于一步走絕。正如預計,吳銘的學業后來確實沒有走得太遠,于是吳鼎拿出一筆積蓄奉獻給朝廷,朝廷賞賜了一個官銜,吳銘便被分配到浙江余姚去做了一名縣學訓導。若干年后,吳銘的兒子吳貞即吳銳的父親也走了這條路,出任浙江仁和縣縣學的教諭

        一串項鏈簡譜-歌譜-歌詞

        爽快干一杯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