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風塵淚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3 20:16:06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風塵淚

        《風塵淚》文本歌詞

        佚名詞曲

        林翠萍演唱

         

        Music…

        1. 卡早阮是燒酒無半滴,

        如今阮身軀是全酒味,

        醉酒的痛苦有誰人愿意,

        愿意用酒麻醉甲己。

        騰云駕霧是可比像仙女,

        搖來搖去著要假笑假稀微,

        目屎滴滴落伴君在舞池,

        敢是風塵淚。

        自早若覺醒也不免酒香水,

        也免跳探戈到半瞑。

         

        Music…

        2. 卡早阮是燒酒無半滴,

        如今阮身軀是全酒味,

        醉酒的痛苦有誰人愿意,

        愿意用酒麻醉甲己。

        騰云駕霧是可比像仙女,

        搖來搖去著要假笑假稀微,

        目屎滴滴落伴君在舞池,

        敢是風塵淚。

        自早若覺醒也不免酒香水,

        也免跳探戈到半瞑。

         

        Music…

        3. 騰云駕霧是可比像仙女,

        搖來搖去著要假笑假稀微,

        目屎滴滴落伴君在舞池,

        敢是風塵淚。

        自早若覺醒也不免酒香水,

        也免跳探戈到半瞑。

        此時天已經擦黑,“無悔城”的大街上都亮起了各自門前的燈,不論是白天農忙的還是做完工的,還有那些吃飽喝足的富家子弟,街上的人逐漸多了起來,叫賣聲似乎更大了。
         
        而回到“霧醉樓”的牙風依楠站在門前,在粉紅燈光的映照下,佇立、凝望——“霧醉樓”。
         
        這三個字在七年前便印在了心里,此次雖只是離開了一天,但這樣抬頭望去,卻印得更深。
         
        原以為今后為自己贖了身就會永遠忘掉這個給了自己多年羞辱的地方,可現在卻在心里暗暗發誓:永遠都不要忘記。
         
        為什么會突然產生對“霧醉樓”如此依戀不舍的情愫呢?這里不是讓自己的自尊、自我全部被磨滅的地方么?
         
        但此時此刻,從前的一切想法都被推翻了,她終于肯承認,這里就是自己的家,不想再離去……
         
        離偌遙在旁邊陪她站了許久,終于問道:“依楠,你沒事吧?”
         
        牙風依楠回過神來,看了離偌遙一眼說:“沒事,我們進去吧。”然后就低頭徑直走了進去。
         
        而一直站在離偌遙身邊的泉希不解地問:“剛才在丞相府還見她很開心呢,怎么現在卻好像那么悲傷呢?”
         
        離偌遙笑著對泉希說:“如果你現在回瑤池去,或許也會這樣吧。”
         
        看著泉希一臉愁容,皺著眉頭的樣子甚是可愛,離偌遙不禁笑出聲來。“好啦,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咱們也趕快進去吧。”
         
        “嗯,好。”離偌遙的笑讓泉希越發喜歡她,牽著她的手就向廳里走。
         
        可離偌遙也發現了這一點,然而她卻站在原地不動,導致泉希無法再向前走,便回頭問道:“怎么了,偌遙?”
         
        “公子,剛才在丞相府很感謝你無時無刻地都在保證我的安全,現在……現在我們已經平安回到‘霧醉樓’了,那個……你還是松開我吧,別讓別人看見你牽了一名青樓女子,否則你以后怎么在‘無悔城’里立足呢?”離偌遙邊說邊把手抽回來。
         
        雖然自己也是很不愿意的,但她明知自己的身份,也知不能因為自己而害了這位剛剛出道的俠士的聲譽。
         
        “偌遙?”泉希聽了她的話后有些驚訝,但還沒等他往下說呢,離偌遙就恢復了臉上常有的笑容,邊向里走邊說:“公子,我們還是快進去吧。”
         
        她與他擦肩而過,他訝異,她噙淚。
         
        “霧醉樓”的大廳里空無他人,只有牙風依楠站在那里,一言不語,一動不動。
         
        “怎么了,依楠?怎么這里一個人都沒有?媽媽,我們回來啦!我帶依楠一起回來啦!”
         
        離偌遙還真是個天真的人兒,經她一喊,“霧醉樓”里立即騷動起來,呆在自己房間正在犯愁的人們都聞聲跑了出來,看到牙風依楠后也不管她從前有多冷漠、多高傲了,紛紛向樓下涌來。
         
        第一個沖下樓來的就是牙風依楠的丫鬟芙月,她抱著牙風依楠就哭了起來。“小姐,小姐,你終于回來了!小姐,芙月真是擔心死了,你沒事就好。”
         
        見此情景,牙風依楠簡直是哭笑不得。她看到就連西言都扭著那微胖的身子從樓上沖了下來。但此時,她的心里還是有一絲絲暖意上升至心口的,是打從心里感到開心的感覺。
         
        然而西言一來到牙風依楠面前便也大哭起來。“哎呀,我的依楠啊,你可算是回來了,媽媽我都快愁死了呀!你不在,咱們‘霧醉樓’里連半個客人都沒有,你要是再不回來,咱們‘霧醉樓’可就要關門大吉了呀!”
         
        按說要是依著牙風依楠的性子,她可是受不了西言這個樣子,但她這次并沒有冷言冷語地諷刺西言的行為,而是十分溫柔地扶好西言說:“媽媽,你別哭了,我這不是平安地回來了嗎。而且許言并沒有對我做任何事,所以你不必擔心了。”
         
        聽到牙風依楠說的話后,西言立即止了哭聲,不敢相信地問:“真的嗎?許少爺他竟沒有強迫你?”西言的懷疑也不無道理。當時許言那樣強硬得將牙風依楠帶回府邸,誰能相信他什么都沒做呢。
         
        “是真的,他只是……”為了向他們解釋清楚,牙風依楠將在許言房間里發生的一切都復述了一遍。
         
        但即使她這樣說,卻還是有人不信,也不知是誰說了一句“我怎么沒看出許言是個脾氣那么好的人啊,他會因為一個女人的不愿意而真的什么都不做嗎?”
         
        聽了這個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的疑問,牙風依楠還沒反駁,離偌遙卻火冒三丈地說:“誰?是誰說的?說這話的人是誰?如果不相信的話為什么不敢站出來當面說,就只會躲在人群里說風涼話嗎?”
         
        “好了好了,偌遙,有人不信是很正常的,你別激動。”見狀,牙風依楠立即勸阻,而離偌遙卻越來越氣,“什么好了,竟然有人不相信你的話,那你這個頭牌還怎么在這里樹立威信?”
         
        這回牙風依楠剛要回答她,西言卻開口了:“誰也別再吵了,虎子,你去找個接生的穩婆來,給依楠檢驗檢驗,看看她還是不是處女之身。”
         
        “是,老板娘,我馬上就去。”
         
        “媽媽?”一聽這話,離偌遙更是不能理解了,“難道您也不相信依楠的話么?”
         
        “不。”西言對離偌遙說:“我雖相信她,但以她一人之詞的確不能服眾。就算全‘霧醉樓’的人都相信她的話又怎樣?可外人呢?他們會把她的話當做一個故事,甚至是一個笑話來聽,這對我們‘霧醉樓’來說可是一點好處也沒有。所以,只有找人來檢驗清楚,并要寫出一個證明來貼在門外,以示公允,這樣外人就不會再說出什么了。”
         
        西言頓了頓接著說:“而且,咱們霧醉樓的招牌最吸引人的就是你們的清白之身,若是無法證明依楠的清白,她這‘霧醉樓’頭牌該如何再對外招攬客人?”
         
        聽了西言的一番話,再沒有人會說什么了,只等著虎子把穩婆找來,等待結果。
         
        不一會兒,虎子就帶著穩婆來到了“霧醉樓”,在大廳里圍著牙風依楠的人都紛紛讓開了,西言和穩婆走在最前面,離偌遙和芙月陪著牙風依楠上了樓。
         
        于是圍觀者都散了伙,各自干著各自的事去了,此時大廳里只剩下泉希坐在椅子上喝著茶。
         
        泉希邊喝茶邊想:我當初為什么要救離偌遙呢?救了她為什么又要陪她去救牙風依楠呢?他一個剛剛在瑤池修煉出道,且師父讓自己到外面的世界去闖一闖的瑤池弟子,現在竟然在青樓里喝起了茶!如果讓師父知道了,還不得把自己趕出師門?
         
        想到這里,泉希覺得自己應該盡快離開這個與自己身份格格不入的地方才對?墒……為什么自己的身體似是動不了了一般,難道是因為舍不得離偌遙么?難道自己真的愛上了一個青樓女子么?
         
        雖說她還是個冰清玉潔的女子,但這里畢竟是青樓啊,離偌遙說得對,若是傳了出去,他這剛出道的俠士,會不會就夭折在此了呢?
         
        他又回想起,在他十歲左右的時候,就有師兄給他講過外界的塵事,但都是些與戰爭、人心險惡相關的事,可能因為年紀還小的緣故,從未聽聞過情愛之事。
         
        直到十五歲后,他才從長老那里聽說外界有個地方叫青樓,也叫妓院,是個很不凈的地方,那里面的女人都是些只要給錢,就會跟男人上床做些骯臟之事的低賤之人。不過在一些較高級的青樓里也不乏有靠琴棋書畫掙錢的女人,外界之人稱之為“藝伎”。
         
        長老們告訴他這些,是為了讓他在日后闖蕩江湖的時候能夠警惕起來,不要去沾染這種地方的邪氣,否則自身修煉的瑤池仙氣就會一點點地褪去,再回到瑤池就會出現無法適應的現象。
         
        可是他現在……唉,他該怎么辦才好呢?他似乎是真的愛上了離偌遙,似乎再也離不開她。
         
        可最后,他還是做了一個決定。“虎子兄弟,可以幫我準備一下紙筆么?”
         
        “哦,好的,公子稍等。”不一會兒,虎子將紙筆準備好就去干活了,而泉希則開始奮筆疾書起來。
         
        牙風依楠房間外,西言、離偌遙和芙月焦急地等待著,現在屋里只有穩婆和牙風依楠兩個人,不時還傳來牙風依楠低沉的聲音,擔心自家小姐的芙月差點沖進去,因為她怕穩婆會傷到牙風依楠,但還是被離偌遙拉住了。
         
        須臾,穩婆扶著牙風依楠走了出來,穩婆笑臉盈盈地說:“大家請放心,牙風小姐絕對還是清白之身,老朽愿拿自己的名聲擔保。”
         
        聽到穩婆這樣說,所有人都松了口氣,于是西言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來放在穩婆的手里說:“勞煩您再隨我下去寫個證明吧。”西言帶走了穩婆,離偌遙和芙月則上前扶住牙風依楠。

        失約簡譜-歌譜-歌詞

        忘情冷雨夜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