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做我老婆好不好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8 15:39:15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 做我老婆好不好 - 徐譽滕
        • 詞:徐譽滕
        • 曲:徐譽滕
        • 走過多少路口聽過多少嘆息
        • 我認真著你的不知所措
        • 這種迷茫心情我想誰都會有
        • 幸運的是能分擔你的愁
        • 能不能靠近一點能不能再近一點
        • 滿足我心中小小的虛榮
        • 其實你并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最美
        • 就像風雨過后天邊的那道彩虹
        • 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該往哪兒走
        •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 我不夠寬闊的臂膀也會是你的
        • 溫暖懷抱
        •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風風雨雨
        •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 我一定會承受你偶爾的小脾氣
        • 或許我還能給你
        • 一點意外一份歡笑
        • 一個簡單安心的小窩
        • 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 能不能靠近一點能不能再近一點
        • 滿足我心中小小的虛榮
        • 其實你并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最美
        • 就像風雨過后天邊的那道彩虹
        • 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該往哪兒走
        •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 我不夠寬闊的臂膀也會是你的
        • 溫暖懷抱
        •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風風雨雨
        •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 我一定會承受你偶爾的小脾氣
        • 或許我還能給你
        • 一點意外一份歡笑
        • 一個簡單安心的小窩
        • 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 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該往哪兒走
        •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 我不夠寬闊的臂膀也會是你的
        • 溫暖懷抱
        •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風風雨雨
        •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 我一定會承受你偶爾的小脾氣
        • 或許我還能給你
        • 一點意外一份歡笑
        • 一個簡單安心的小窩
        • 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 我小的時候生長在一個叫大灣村的地方,村子臨近一大河,叫做灌河,當地人視之為母親河。吳承恩在《西游記》中所寫的“二郎神大戰灌江口”便取材于此處。
           
          灌河兩邊是長長的堤岸,因東邊的堤岸向南蜿蜒處有一位置拐了個大大的彎,于是當地的居民便把它稱作“大灣村”,村中的很多戶人家一直都是靠打漁為生。改革開放的潮流涌到了這個小村莊后,村里大多數年輕的小伙子們便背上背包,告別這個落后的村子,到外面的城市去尋求一番天地去。
           
          我的父親便是其中的一個,我生下來不久,父親便告別了我的母親,一直走南闖北,一年回不了家幾次。我五歲前的所有的記憶,與父親有關的印象幾乎是沒有的。零碎的記憶片段處便是父親與母親的爭吵,和我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哭泣。
           
          五歲那年,我的父母離異了。對于那個時候的我來說,并不知道父母的離婚意味著什么,以及對我以后的生活會有多大的影響。我只顧要我的母親,要著最親近最依賴的媽媽。
           
          “我要媽媽,我要媽媽!”為了不讓我和母親見面,奶奶把我藏在鄰居家。
           
          母親在村子里到處找我,呼喊著我的名字,找不到后開始瘋狂的喊叫,但無論母親怎樣哭的歇斯底里,哭的怎樣無助,都無濟于事。
           
          “就把孩子留給我吧,我不能沒有他!”母親早已經是披頭撒發,狼狽不堪,哀求著許家的長輩們。
           
          “男孩子哪有跟著女方的!成何體統,說出去我們許家還不被人笑掉大牙。”大伯拒絕著母親懇求,憤憤說道。
           
          我在屋子里面掙扎著,哭喊著,奶奶邊按邊捂著我的嘴。最后她的的手臂被我咬出血來,都沒有放我出去和母親見面。
           
          “添添,以后和爸爸過,和奶奶過。”奶奶也哽咽著。
           
          法院最終還是把我判給了父親,一個我應該叫“爸爸”的男人。
           
          可是這個男人在外面的世界流浪著,似乎早已把家鄉的兒子忘記,始終沒有回來。
           
          我被丟給了奶奶。
           
          當我五歲的時候,奶奶已經過了花甲之年。再大一些后,奶奶已經將近七十了。
           
          一個七十來歲的老人,帶著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沒有什么依靠,就這樣相依為命,過起了最平凡的生活。
          對于一個孩童來說,痛苦是極容易來的,也是極容易去的。隨著時間的推移,與母親分別的痛楚仿佛已慢慢淡去,隨之而來的,是新的依賴。
           
          在我的村子里,村里的各家是如棋子般散落著的。因此門前屋后有大片的土地,用作莊稼勞作。通常每家屋子旁邊都會有一方池塘,在池塘中養些魚蝦是常有的事。
           
          春天里,門前開滿了油菜花,蜜蜂在花叢中穿梭,孩子們躲在花叢里捉迷藏。冷不丁的會有人冒出一聲尖叫,原來是被蜜蜂給蜇了。于是蜜蜂追趕著花香,孩子們便追趕著蜜蜂。
           
          每當春末,孩子們便會和大人們進入灌河旁大片大片的蘆葦蕩中采蘆葦葉。大人們望著搖曳生姿的蘆葦心里美滋滋的,寬大肥碩的葉子最適合包粽子了,也能賣個好價錢。勤勞的人們采著蘆葦葉,也是在采著好的收成。但蘆葦葉對孩子們來說卻是有著另一番趣味,有的采一片葉子,在大人的幫助下做成了一艘“小船”,在小小的水溝中便能揚帆起航。有的將蘆葦葉做成了樂器,把它卷成雙彈簧形狀,便是一個最原始的胡笳了。用蘆葦葉吹出來的聲音清澈恬靜,一聽那聲音,仿佛就能感覺得到蘆葦蕩中的微風拂面,陣陣葉香。
           
          槐花開了,又香又甜。而最美味的莫過于榆錢了,大把的擼著吃,顧不了什么形象。當夏天來到的時候,爬到樹上面捉昆蟲,讓天牛和金牛打架。孩子們用大大的掃帚追著蜻蜓,用小小的篩子捕著麻雀。將大把大把的桑葚,桑仁往嘴里捂,個個都是滿足的笑臉。
           
          我與奶奶住在草房子里,這個房子因為年代很久了,有幾處墻角都已經裂了縫,因此每到刮風下雨的天氣里面根本就呆不住人。
           
          屋里面泥土凹凸不平,雨水順著縫隙流到地上,很快匯聚成了一汪汪水灘。這時候我便和奶奶拿著盆子將水往門外舀,我卷起褲腳,掄起胳膊就拼了勁干起活來,泥土混著雨水,成了臟兮兮的水漿,把衣服都弄臟了。奶奶一邊罵我小赤佬著,一邊叫我小太爺,不讓我舀了,安靜地待在床上不要下來。
           
          我躺在床上也不安分,和奶奶搭著話:“奶奶,為什么會下雨呢?”
           
          “六月六,小白龍探母哩!這雨,是小白龍的眼淚。”
           
          “小白龍為什么要哭呢?”我繼續問。
           
          “因為小白龍想媽媽了,小白龍觸犯老天爺,老天爺不讓它和它媽媽見面。”
           
          “奶奶…”我眼淚頓時就冒了出來:“我也想媽媽了。”
           
          奶奶好像知道說錯了什么,忙轉移話題,給我講日本人進村子、或者大灰狼的故事。
           
          奶奶很會講故事,常常把我逗笑,這一次也不例外。
           
          我帶著眼淚笑呵呵的便趴在床上睡著了,留著奶奶一個人繼續舀著那雨水,亦或者是淚水。
          醒來后已經是第二天清晨,空氣格外清新,奶奶把一碗雞蛋湯端到了我的面前。
           
          “添添,快點喝了,這是沖的七分熟雞蛋,里面加了糖的,聽別人說這樣喝會長胖長個子的。”
           
          我那個時候,比同齡人要矮半截,而且瘦的厲害,屬于營養不良。奶奶不知道從何處知道這一方法可以變高長胖的,我喝著覺得還挺好喝。于是從那以后,每天早上奶奶都會早起給我沖雞蛋湯喝,今后的多少年,幾乎從未間斷。因此家里面圈養了幾只雞,奶奶把雞照顧的非常好,從沒有讓它們餓過肚子。
           
          但我一直沒有變高變胖,不過雖然瘦,卻靈活的很。
           
          門口的那顆老杏子樹,蹭的一下便能爬上去。有時候奶奶找我,我故意讓她找不到,便爬在樹上,用樹葉遮著身體,好像總能騙過奶奶那不怎么靈光的眼睛。從樹上下來的時候,上身是赤裸著的,而衣服里面呢,卻是裹滿了又大又黃的杏子。
           
          奶奶看了看杏子,叫了一聲好。不舍得都留著自家吃,便找了個口袋,將杏子裝起來些讓我送點給親戚。
           
          “記住,送了就趕緊回來,不要留在那里吃飯。”奶奶囑咐我。
           
          “知道了,奶奶!”
           
          但有時候,我是不聽話的。
           
          想著親戚家的飯桌上的一些魚肉,還有那笑臉相迎的一聲聲挽留,我便留了下來。
           
          即使,回去之后便是一頓打罵。
           
          “你個小赤佬著,讓你不在他家吃,你怎么還不聽我話!”
           
          “我想吃…”
           
          “就差這一口飯麼?你難道忘了他是以前怎么說你的麼?”
           
          “他罵你是可憐鬼!沒爸媽疼的小苦鬼!”奶奶的聲音很大,而且帶著顫抖,仿佛茅草屋都要被震塌陷了:“他家的一口糧食,一口飯菜,就算喂豬喂狗咱們倆也不能吃!”
           
          我嚇得直抖索,嗚嗚地哭起來:“我只是想吃點好的,我想吃點好的……”
           
          奶奶聽到我說的話以后,好像被怔住了,不說一句話。
           
          然后就抱著我一起哭,不停地說:“奶奶對不起你…奶奶對不起你…”
           
          我后來才懂得奶奶這樣做,是為了保持與維護著我幼年時的那份自尊心。那時候日子雖是苦的,卻是如那在風中搖曳的蘆葦般堅定不屈的。
          夏季,對于我們孩子來說,最有樂趣的莫過于釣魚捉蝦了。
           
          就算是最熱的天氣,陽光曬得火辣辣的也不怕。頂個草編帽,穿個長袖,拿著工具就往蘆葦蕩里拱。剛開始還有耐心慢慢釣著魚或者釣著龍蝦,后來看太陽快落山了,盆具里面就那一丁點收獲,便急了。
           
          “媽拉個巴子還越來越精了!咱們把這刁溝給弄干,看這死魚死蝦還狂里狂氣的!”小滿是我的堂弟,和我差不多大,一身虎氣與悍勁。
           
          “可這個是人家的魚塘,萬一被發現了怎么辦?”我有點害怕。
           
          “怕什么,要是發現不了,不就賺大發了!”
           
          于是我便跑回家拿鐵锨啥的工具。
           
          剛踏門而入,便發現屋子里多了兩個中年的陌生人,一男一女。奶奶正和他們說這話,看我進來了,便立馬止住了。女的看起來很慈善,面帶微笑,看我進來后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看。我被盯得有點不舒服,從門后拿了鐵锨后便趕緊往外面走。
           
          家里很少來陌生人,受好奇心的驅使,我便躲在外面偷聽起來。
           
          “長得不缺胳膊少腿的,看起來也怪靈光的。”女的說。
           
          “不過就是有點大了,怕以后會跑回來。”男的跟在后面說道。
           
          聽到這,我嚇得撒腿就往遠處跑,心里想奶奶嫌我累贅了,這回要把我賣給人家了。
           
          一路恍恍惚惚,到了原先的蘆葦蕩,把鐵锨扔給小滿后,便一路朝著灌河方向狂奔。
           
          站在堤岸上,我望著浩浩蕩蕩的灌河潮水,雙腿一軟,終于哇哇地大哭起來,哭累了,望著潮水出神。
           
          然后站了起來,朝著大河喊到:“媽媽!你在哪里!”
           
          “添添好想你!我好想你!”
           
          母親的音容樣貌不停的在腦袋里出現,我就那樣一直喊一直喊,好像那樣她就能聽見似的。
           
          不知道怎么就睡著了,醒來后發現自個兒躺在了床上,但周圍烏起碼黑,原來已是深夜。
           
          我頓時驚恐萬分,以為自己已經被賣到了別人家,亂喊亂叫起來。這時一只手伸過來,我辨別不出是誰的,逮住便使勁一咬。
           
          “哎呦阿,添添,奶奶的手被你咬壞了!”奶奶喊著痛。
           
          我頓時弄明白了狀況,剛想問問奶奶礙不礙事,可又突然想到她合伙起別人來賣我,我便不說話,在那邊生悶氣。
           
          奶奶開了燈,哼了幾下。轉頭看我時,我的滿臉已都是淚。
           
          “添添,你怎么在潮河邊睡著了,我找遍了整個村子都沒找到你。要不是小滿說你朝河堆那邊跑,還真找不到你了,小心大魚把你吃了。”
           
          “吃了就算,總比被賣了好。”
           
          奶奶一下子都明白了,嘆了口氣說:“到一個好人家去,總比跟著奶奶受罪好。”
           
          “我不去,哪里都不去,我只要奶奶。”
           
          “那戶人家是開店的,添添,以后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不用擔心挨餓。”
           
          “我哪兒都不去,我只要奶奶。”
           
          我抱著奶奶不放,干嚎起來:“奶奶不要我了,奶奶不要添添了……”
           
          那一個晚上,永遠都不會從我的腦袋里抹去,從那以后,奶奶再也沒有向我提過把我送人這事。但也是從那以后,奶奶承受了一個七十歲老人不該承受的重擔。
          夏日的夜晚,最開心的莫過于聽奶奶講故事了。杏子樹的旁邊,擺上一張竹床,那個時候蚊子不多,一張蒲扇便可應對。躺在竹席上,望著月亮數著星星。奶奶給我講牛郎織女,給我講嫦娥奔月,給我講有關灌河里大魚過河、以及二郎神的傳說。也會跟我講她以前自己親歷的故事,當然也會說到我的父親。
           
          “添添,想不想見爸爸。”
           
          “不想。”
           
          “等以后新媽媽來了,記得要叫媽媽,知道么?”
           
          “唔...”
           
          “你爸爸小時候皮的很,但和別人打架從沒輸過。”奶奶神秘地說:“他會輕功。”
           
          “輕功?他會飛麼。”
           
          “是呀,能一下子跳過八仙桌,嗖的一下給別人一拳,就是個孫悟空轉世哩!”
           
          那是我第一次,對父親的印象清晰起來,望著天上那一顆顆璀璨明亮的星星,我的內心涌出了某種渴望。突然覺得有一個會輕功的爸爸也不是壞事,畢竟他會教我練武,那樣就沒人敢欺負我了。
           
          我那樣單純的想著。
           
          我問道:“奶奶,爸爸什么時候回來?”
           
          “奶奶也不知道,等你上學了,成績好的話他一定會回來看你的。”奶奶晃動著蒲扇。
           
          “我不要上學,我要陪著奶奶。”
           
          “傻么,奶奶籌錢給你上學讀書,以后添添還要考大學,娶媳婦。”
           
          “大學是什么,很有用麼。”
           
          “考上大學了就是人才了,不再吃苦受累,不再做一輩子的農民。”
           
          就這樣,在我幼小的心靈深處,便種下了一顆大學夢的種子。但大學對我來說,仍舊是很遙遠很虛幻的東西,我躺在涼席上,神思飄得很遠。
           
          良久,我像悟出了什么似的:“奶奶,要是我考上了大學,那個時候如果小滿做錯事被警察抓了,我可不可以用大學把他換出來。”
           
          奶奶聽了后哈哈大笑,笑了好久。
           
          笑聲穿過杏子樹葉的縫隙,迎著皎潔的月光,在那月夜中飄蕩著,回響著。
           
          我很快到了上學的年齡,拿著父親從遠方寄回來的學費,奶奶的眉頭始終沒有舒展開過,錢是遠遠不夠的。

        愛情碼頭簡譜-歌譜-歌詞

        又在夢里見到你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