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夢醒時分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9 16:08:24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在人世中游離,忽而清醒,忽而沉迷,一眼迷茫。也許,我注定是一滴淚,哭訴衷腸。夢是好的,卻也映襯出內心的渴望。夢醒時分,苦痛加深。情絲無聊地縈回,糾纏著疲憊的我,不能呼吸。 
                        春花爛漫,冬雪無情。明知是虛有,硬看成存在。找一個理由,給自己一點遐想。層層地疊積, 
                        筑成了一座空虛城?湛杖缫。 
                              明知很喜歡,卻裝作不在乎; 
                              明知很思念,卻裝作無所謂; 
                              明知她的心已死,卻總幻想能夠挽救。 
                            風--------------一個隨時都伴隨我的朋友,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就是你(風)給我答案,給我指明方向.所以我的網名中有你風的身影. 
                           "齊心協力"就能"大獲全勝"

               那晚馬杰很煎熬,百無聊賴胡亂翻雜志,他看到頁底一則征婚啟事:
          
          海南省某市和平路89號,27歲少婦翟美菱,1?郾64米,豐滿迷人善良溫柔。老公車禍留下大筆遺產,雖富裕閑適卻難以開懷,現覓一位重情顧家的男士為終身伴侶,非誠勿擾。
          
          馬杰笑得打跌。狗血征婚,不就是流鶯廣告么?上乱幻腭R杰就給啟事發了應征信息。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權當調戲女人唄。
          
          對方回信息:先生若有誠意,來海南正式認識一下吧,機票錢我付。
          
          八字沒一撇,她會付機票錢?鬼才信?傻诙祚R杰在柜員機上取錢時呆了:銀聯卡里多了3000塊錢!
          
          瞬間馬杰便決定:去海南!哪怕翟美菱又老又丑。
          
          可她一點都不老,很年輕,不僅年輕還很漂亮。
          
          她來接機,笑容明艷照人,雪紡裙下一雙美腿傾國傾城。馬杰頭暈目眩,掐大腿,大腿疼;咬舌頭,舌頭疼。這,不是做夢!
          
          裝飾奢華的復式豪宅里,翟美菱安排馬杰入住客房。她說:“遠道勞頓辛苦了,暫時先住客房吧,若我們有緣……”她含羞一笑。
          
          馬杰的魂魄飛上了天。
          
          翟美菱幽幽嘆口氣:“其實,不瞞先生說,自從征婚以來,倒有不少人應征,可總是無緣無分。唉,男人不是圖我的人便是覬覦家產……”
          
          她抬頭看了馬杰一眼,臉一紅:“但是,下午在機場一見先生您倒覺得很投緣,感覺先生一定是重情義的本分人……”
          
          仿佛被兜頭潑了一盆子蜂蜜,甜香膩人,馬杰幸福地傻笑起來,像一頭看到白菜的豬。
          
          兩個月前丟了工作,一個月前丟了女友,馬杰以為從此山窮水盡咸魚難翻身了,可這會兒卻躺在豪宅里悠哉游哉。哈,人生否極泰來,好運排山倒海,擋都擋不住啊。
          
          睡到半夜,房門突然開了,昏暗的光線下,幾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魚貫而入。
          
          馬杰迷茫地坐起身,喂,你們干嗎?
          
          醫生們夜梟般桀桀笑起來。
          
          一個白大褂猱身而上,抽出注射器扎在馬杰胳膊上。馬杰驚恐大叫,漸漸便全身癱軟了,眼睜睜看著白大褂推來一架手術床。
          
          馬杰嚇得魂飛魄散:“救命!美菱救命!”翟美菱推門進來,她溫柔地說:“別怕,只是一個小手術。”
          
          手術?馬杰身體牛一樣壯實做什么鬼手術?!翟美菱笑瞇瞇地拍拍馬杰的臉說:“你知道,其實人只要一個腎臟就能活下去……這次手術就是摘取你一個腎臟哦……”
          
          天哪!
          
          馬杰瘋狂掙扎,雙腿卻不聽使喚,想哀求呼救,嘴巴里已發不出一絲聲音。
          
          白大褂猙獰逼近,鑷子夾起冰涼的棉球在馬杰腰部擦拭,之后,寒光閃閃的手術刀快速劃開馬杰的皮膚,鮮血四溢中,劇烈的疼痛彌漫開來……
          
          馬杰大叫著醒來,滿身冷汗。
          
          翟美菱驚慌地跑過來,一迭聲叫:“先生您沒事吧?”馬杰支支吾吾:“沒事沒事。”她關切地問:“做噩夢了吧?”
          
          馬杰不敢看翟美菱的眼睛。他想起網上流傳已久的恐怖片段:某男人聚會后發現自己丟了腎臟,某某男人艷遇后眼角膜被剝離,還有……
          
          誰都不是傻子對不對?翟美菱,她一貌美如花的富翁遺孀,哪找不到情投意合的主兒,還非要登報征婚?
          
          馬杰的臉色青了白,白了青。
          
          可翟美菱的關切沒有一絲一毫的做作,她急切地問馬杰:“身體不舒服?要不要看醫生?喔,過幾天我舅舅要來呢。”
          
          她掏出手帕給馬杰擦額頭的冷汗,溫聲細語告訴他,自小父母去世,她由舅舅撫養長大。單身這兩年里,舅舅整日為她的婚事操心,叮囑她若遇到意中人要盡快讓舅舅看看……翟美菱扭捏羞澀的俏模樣還真叫人心神俱醉。
          
          用腳指頭想一想就知道,翟美菱若是為了攫取人體器官而交結男人,她敢把男人帶回家嗎?她敢提結婚嗎?她只會速戰速決作案,撤退走人。
          
          明晃晃的大太陽照在流光溢彩的窗紗上,驅散了假象的陰霾。馬杰搖搖頭:既然有人能中億元大獎,他,一表人才的帥哥,為什么不能遭遇一樁美滿富貴的婚姻呢?
          
          退一步講,就算娶不到翟美菱,一大老爺們來海南免費旅游一番也沒損失什么吧。
          
          總之,管他呢,既來之則安之。
          翟美菱的舅舅顯然對馬杰不滿意。他挑剔的目光上下踅摸,笑得很勉強。馬杰隱隱聽到他告誡翟美菱“好男人難找……婚姻大事不能急在一時……”云云。
          
          末了,他又盤問馬杰的祖宗八代。
          
          當然,以翟美菱的條件,女方家里萬般挑剔是應當的,若不如此反倒奇怪。馬杰暗想,既然要抱得美人歸,沒點演技還成么?
          
          他便畫皮一般,由漂泊無定的打工仔搖身變成彬彬有禮的白領男,言談措辭竭力斯文儒雅,又大談人生理想未來規劃等等,儼然一個有抱負、有頭腦的五好青年。
          
          舅舅的臉色才漸漸好起來。
          
          翟美菱向馬杰道歉,她說舅舅老擔心圖謀不軌的男人,橫豎總要查問一番的。她嬌嗔一笑:“傻瓜,別生氣!”
          
          馬杰哪舍得生氣?月光下的翟美菱水蜜桃一樣誘人,胸前兩頭歡蹦亂跳的兔仔真叫人心猿意馬,見鬼的是,天曉得什么時候馬杰握住了女人的手……女人想抽回,馬杰愈加緊緊握住,然后,是她的小腰,細,軟,香。
          
          馬杰怎么忍得?
          
          翟美菱的低吟像一匹軟綢子,在房間里繞來繞去,纏住了馬杰的耳朵,又纏住馬杰的腰,叫馬杰無法自拔。馬杰只好不要命地疾馳,咬她的鎖骨,胸乳,高高低低盤旋往復,一刻都不肯消停,恨不得死去才盡興。
          
          相見恨晚。啊,對,這就是馬杰和翟美菱的愛情。
          
          從民政局回來,看著大紅的結婚證書,馬杰的眼淚差點掉下來。幸福來得太洶涌,一時難以消化。翟美菱深深地吻他,感慨終于找到真命天子。她嘆息:“征婚其實好冒險,誰知道會有什么男人來應征?可蒼天有眼,竟然送來了你。馬杰你信不信?從第一眼見你,我的愛就開始了。”
          
          “信,當然信。”
          
          誰說福無雙至?愛情,婚姻,金錢,馬杰偏偏大豐收。
          
          翟美菱讓馬杰留在海南,她計劃投資水產品加工公司交給他打理。她說:“馬杰你一定要好好做,別辜負我哦!”
          
          其實開不開公司馬杰才不在乎,他就想這樣跟翟美菱白頭到老,看她嬌憨單純的一顰一笑,她曼妙的身體躺在他的懷里,那可是他夢里都笑醒的畫面。
          
          晚上翟美菱約朋友做SPA,臨走前她給馬杰煮好牛奶,叮囑一定要趁熱喝下再睡覺。多體貼的小嬌妻。
          
          可是,一直等到零時翟美菱還沒回來,馬杰無聊地踱步。牛奶早涼了,馬杰抬手倒進花盆。
          
          關掉臥室的燈,馬杰信步溜達到二樓的書房。
          
          有錢是件開心的事?,昂貴的書櫥,沙發,筆記本……咦,奇怪——馬杰隨手把書往書櫥里一推,書櫥后壁赫然裂開,原來只是一層木紋紙,木紋紙的后面,是一個檔案袋。
          
          幾乎本能的,馬杰打開了檔案袋。
          
          翟美菱回來了。先是汽車熄火的聲音,然后腳步聲和交談聲,從門口由遠而近。是翟美菱和舅舅。
          
          馬杰緊緊攥住檔案袋,屏息藏在書桌后,一顆心幾乎跳出胸腔。
          
          翟美菱和她舅舅,不,她叫他“老胡”,兩人站在書房拐角處的樓梯口交談:再拖房租就到期了,明天吧,我讓他明天開車出門……翟美菱的聲音。
          
          老胡壓低聲音:“噓,小聲,萬一他聽到……”
          
          翟美菱輕佻一笑:“給他的牛奶里加了安眠藥,你放心去車庫好了。注意,他也許會檢查剎車系統,你手腳專業點,別栽了。”
          
          老胡嘿嘿笑:“明兒你又成嬌滴滴的小寡婦啦,這次能賠多少?60萬元?”
          
          翟美菱“哧”的一聲笑起來,她說:“人家跟著你滿世界到處跑,累也累死了。你倒只想著分錢,唉,上次廣東那個死鬼,你都不知道多難纏……”
          
          馬杰全身哆嗦,搖擺中,書桌上的筆筒傾倒,一陣驚天動地的散落聲。老胡和翟美菱厲聲喝問:“誰?”
          
          毫不猶豫地,馬杰推開窗戶從二樓跳了下去。
          
          
          檔案袋里的身份證和文件紛紛揚揚撒了一地。
          
          杜馨,譚琳,孟凡紅,宋寧……身份證里姓名、年齡、籍貫各不相同,面孔卻是同一個女人,翟美菱。
          
          一份租房合同,日期是5個月前簽訂,時間為半年,地點是海南省某市和平路89號。
          
          還有三份保險公司的意外傷害賠付單,是車禍,三個受害人的妻子全是她,受益人自然也全是她,翟美菱,或者是譚琳。
          
          馬杰是計劃中的第四個。
          
          落地時,馬杰聽到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很脆,很響。他痛到窒息,跌跌撞撞往路口跑,警察,警察,救命!
          
          老胡和翟美菱的車追來,車燈已經照上馬杰的頭。
          
          寒風料峭的街頭了無人影,馬杰瘋子一樣跑,肺疼得幾欲爆炸,他大聲呼喊:救命……
          
          不大一會兒,他隱約感覺到,前面駛來一輛巡邏車。
          
          馬杰慢慢倒下,明滅閃爍的燈光里,一切都模糊了。

        一生愛你千百回簡譜-歌譜-歌詞

        不怕不怕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