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高原紅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1-29 16:15:35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容中爾甲,藏族,著名民族歌手,四川阿壩州人。1969年8月6日出生在四川阿壩州。1991年畢業于四川阿壩師專中文系,同年分配在金川縣觀音橋鄉中學任教;1994年調至九寨溝民族藝術團擔任首席歌手、團長等職;2000年簽約廣州陳小奇音樂有限公司,成為其旗下簽約歌手;2001年在九寨溝創建“容中爾甲演出中心”,任團長及首席歌手。2011年3月正式簽約北京誠利千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11年發行歷時八年創作,以藏族英雄史詩《格薩爾王》為背景的音樂大碟《藏謎·牧人之歌》,2012發行全新勵志單曲《為夢想領跑》
        心目中,高原是神圣的,彝山是高原的精華。
         
           是遠古的特提斯海退卻后扶搖上升的一粒鹽,是億萬年綿延不絕的一縷清風的消息,是千秋萬歲的太陽遺落的一抹光線,是宛若石頭永遠不朽的一種腔調。
         
           其實僅僅是一種顏色——色如正午鄉村成熟欲滴的櫻桃,和秋收時節山坡上燦然似火的苦蕎粒。
         
           這種顏色不是綻放在花朵上,而是綻放在彝山人的面顏上。
         
           這種顏色,名叫“高原紅”,是蒼茫大地賜予彝山人特有的一種情愫,一種境界,和一種生命回報。
         
           “高原紅”我最早見于反映彝山風情的一組畫報上,是一幅幅男女老少在烈日下汗漬累累的人物特寫。這些人臉上都掛著一種特有的顏色——宛若朵朵散發著嗆鼻汗味的馬櫻花。這種顏色在高原強烈的陽光紫外線輻射下燦爛成一種十分普通的幸福標記——紅潤堅實的臉龐。我的心被這種特有的顏色深深震撼,和折服。這一幅幅題名為“高原紅”的畫面便永久深刻地印在了我的腦海中,定格成一種幸福的記憶,風風雨雨中慰藉著我度過了饑不果食的苦難童年,走過了一段又一段風雨兼程悲喜交集的人生旅程,從小理喻了人生幸福的含義。
         
           無聲歲月在彝山土地上扎根,開花結果,彝山便有了男人、女人,有了火把,有了“三跺腳(彝人舞蹈)”,和醉翻天的“老白干(烈性燒酒)”。
         
           總以為“高原紅”是伴隨著彝族人抑或長時間生活在彝山的其他種族成年人特有的標記,不曾想到這種標記也會徘徊、駐足在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孩子們稚嫩的臉上。第一次產生這種感覺是在金沙江峽谷沿岸永仁縣一所叫“么苴的(彝族地名)”的縣屬小學校里,是我送六歲的兒子到學校入學報到的時候,那時我們一家剛從鄉下搬到城里。
         
           在教室,一大窩孩子圍在一起,老師把我第一天走進學校的兒子引薦給他的同學。都是陌生的面孔,卻又都有一種似曾相識似有似無的東西掛在臉上。老師介紹這些娃娃的民族成分時,百分之八十的孩子竟然都來自彝族鄉村。這些娃娃臉上都掛著一層黑里透紅淡淡的光澤,那是彝山人所特有的。我兒子臉上,那種彝山人特有的色彩顯得更為明顯,這或許是剛從鄉下搬來的緣故。那一刻啊,我心中突然間涌起一種很特別的自豪感,那種自豪感我相信是很多人所無法感受和理喻的。其實用不著說,彝山人這種特有的標記很明顯,跟大人一樣,孩子們稚嫩的臉上生來就繁衍著“高原紅”頑強不屈的生命色素,烙印著和雞豬牛羊一起成長的經歷。這些孩子以自己渾然不覺的、甚至是皴裂的“高原紅”的小臉,天真好奇地互相打量著,似乎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幸福滿足感。我發覺這種滿足感在我兒子臉上顯得更為特別,因為他臉上似乎比其他孩子多了一層羞怯又毫不示弱山石般堅硬的色素。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心深處對彝山人就產生了一種永久特別的戀情。再后來,由于工作、家庭和生活的原因,人到中年的我從一個邊遠的彝山小鎮調到彝州首府鹿城,一家人舉家離開生活了幾十年的故地,心中都有種深深的依戀和失落。送兒子到州府一所新的學校就讀初二時,看著土里土氣的孩子,更加深了我對彝山“高原紅”特有的感受。這所學校里的學生,大都來自彝山的各個角落,也有部分來自外地甚至是云南高原之外的省份他鄉,因而就存在一些特有的差別,當然這種差別包含了外在特征和內在性情兩個方面。彝山人大多長得黑里透紅,且身強力壯,性情本分,但有些倔強;外地人則顯得較為溫和,外貌長得白凈,卻似乎缺少一種粗獷豪放的性情。當然這只是一種帶普遍性的感性特征,不能一概而論。在這種有些特殊的人文環境里,彝山人那種特有的本性在我兒子身上顯得更為明顯——本分、天真、倔強,不屈于任何壓力。我無法言說,這種特性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其實如果只是簡單的用好或不好一詞,根本說明不了其中的真正內涵。
         
           就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意識到對一個人來說,成長竟是一種深刻的痛,就像眼前這些天真爛漫的孩子,個個都伴隨著明顯而深刻的不同印痕——高原強烈的紫外線讓他們從外到內都受到了一種生命的錘煉和洗禮。我的心被猛烈擠壓了一下,生疼,卻又塞滿如火的激情。
         
           疼而痛,痛不由己的心又刺痛了我的眼睛,眼睛即刻模糊成一片漫山遍野的紅色。那一刻,我無法抑制地迅速轉過身去,把自己狠狠關在那肆無忌憚的歡聲笑語之外,任汪洋淚水恣肆淹沒腳下蒼茫巍峨的雄性山脈。從那一刻,我對彝山高原厚重與博大的內涵才有了更真實的感悟。
         
           原來,一切都由不得我們,“高原紅”既是彝山一種厚重的標記,更是一種彝山特有的視覺,和靈魂。彝山“高原紅”絕不僅僅是指一種艷麗的色彩,也絕對不是局限在一朵花、一個少女身上,而是針對于所有高原人、特別是彝山人而言的一種生命特征。千百年來,在高原干燥黐離的風蝕滋潤下,“高原紅”一如年深日久的化石,閃閃發光滲透進了高原血脈的心臟。
         
           厚重總是與久遠相伴,所以有一張被“高原紅”如影相隨了三十九年山村老教師的臉,誰人見了都會產生一種驚心動魄的震撼。這位老教師叫周有貴,烏多所咪啦小學的校長。第一次偶然見到他,他臉上掛著一種極富磁性的溫暖笑意,眼睛里布滿永久駐留的縷縷血絲。他的嘴微微張著,嘴唇是比赤銅色更醒目的褐紫色,使嘴唇看起來好像板結得沒有了彈性,就像陽光暴曬過的坡田坡地。我知道這并非什么疾患所致,我知道這張與眾不同的臉上濃縮著三十九個春秋的天與地。這個年頭之前,我還不曾出世。而今,這位山村老教師已經老得像一截干枯了多年的樹樁,他培養出的學生卻成百上千,有科學家、作家,有工程師、教授,有將軍、學者……他的生命和激情,乃至靈魂,全部延續到了學生身上,耕耘點綴著高原的每一寸土地。想起這張臉,我就會突發一種凜然,仿佛有一陣風,隔著八千里路云和月,從歲月底層深處吹出來,吹得我眼睛陣陣發痛,流淚。
         
           “高原紅”還是一種自豪的標記。山村老教師的臉,讓我對生命的感慨又深化了一步。
         
           “高原紅”是彝山的象征,它不僅疊印在所有高原人的表象上,而且是深深滲透到每個彝山人的骨子里,如鐵塊投在熔爐里,經高溫,化開了,沿定形的模道流淌出來,成了一種與日月樣永久的堅強雕塑,讓彝山高原的任何日子都猶如烈風中的荊棘之火,變得有滋有味,有模有樣。這是經受過歲月洗禮的標記,忠誠,又堅忍不拔。
         
           “高原紅”還是一種人生美麗的標記。這標記是針對彝山里的每個人而言。不論高貴或卑微、富有或貧窮,不分男女老少,實際上彝山的每個人都愛美。記憶中最擱不下的是許么都里彝村一個沒有太陽的日子。那天恰逢趕集,我和一個朋友正好路過,兩人便坐在路邊的山腳下,看那三五成群的彝族女子不知從何處走來,又向何處走去。她們的頭上都插著紅得耀眼的馬櫻花,臉頰上一律涂抹了圓圓的胭脂紅,嘻嘻哈哈說笑著,匆匆從我們面前的土路上走過。那天的天上沒一朵塊狀云,云是灰啦啦連成一片的。在灰色天空襯托下,那群彝山女人臉頰的胭脂更顯得濃艷。烈日下她們長及腳面的羊皮黑袍隨著腳步發出唰唰唰的聲響,面頰上的胭脂,仿佛也唰唰唰的越走越濃。稍遠處傳來紛亂的嘎嘎叫聲,抬頭,見是對面山上天葬臺上空亂云飛渡似的盤旋著無數黑嘴烏鴉。那一刻,我竟無意的把那方烏鴉與這方胭脂連在一起看,看在同一方美麗天空下。此時我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明明存在,卻又似有似無,抓也抓不住,卻躍躍欲試。于是,我又瞬間由喜而悲。我終于明白,“高原紅”對于外鄉女人,是一種不成美麗的憂傷。
         
           遵循大多數人的習慣,初來乍到的外鄉人特別是外鄉女人總是躲避陽光。外出時一頂遮陽帽是必不可少的,還有琳瑯滿目的化妝品——條件優越的,就會以諸如含了金鉑之類的防曬蜜打底,外加一層高級防曬霜;條件稍差的,也要在臉上涂一層諸如“青油膏”、“美佳油”之類防曬的東西。久而久之,漸漸發現,帽子不過形同擺設,防曬霜也沒多大效力。“高原紅”仿佛安裝了輪子,以滾動前進的方式,不聲不響卻勢不可擋地覆蓋了這些外鄉女人的臉頰。這樣就不得不逼著她們想方設法遮遮蓋蓋,并從中總結出只有一種化妝品用途最大,就是白色香粉,厚厚地涂上,給裸露在外的臉穿上一層白衣服。這層白衣服的功用實際上更多是給了她們一種心理慰藉,作用不大。因為在高原,白色是難以遮蓋紅色的,涂薄了不濟事;涂太厚也不合適,臉龐一動彈,粉沫就撲簌簌往下掉。中間適度根本找不到,索性就往厚的涂,掉夠了就不掉了,總有一部分滯留在臉上,白里泛著紅,誰都別笑話誰。
         
           于是,從這些外鄉女人身上,我對“高原紅”有了更深刻的感觸,對生命的脆弱與堅強有了更深的感悟。麗人如瓷,美人如玉,這是我們永不再來的過去。我們從此與綠陶花樣的水池分離別處。
         
           其實,我們就像晾曬在太陽光下的鹽巴,無可奈何,無處逃遁。我們就像鹽巴和石頭,在陽光下接受大自然的審訊和洗禮。我們不必逃遁——正午時刻的陽光下,我們可以在鹽巴和石頭上,開出串串耀眼的紅馬櫻。
         
           因為,高原是永恒的,與宇宙同歲。
         
           “高原紅”是高原的精華和靈魂,人永遠是宇宙的萬物之靈。從這個意義上說,彝山人是偉大的,因為她們用自己泥土樣樸實的靈魂裝點了高原,讓高原充滿了愛和恨、憂和樂,傳宗接代充滿了生機,何況我們還有“元謀人”這塊人類祖先的誕生地。因而彝山人永遠值得驕傲和自豪。
         
           彝山不老。
         
           “高原紅”永遠不老。

        不要再來傷害我簡譜-歌譜-歌詞

        老人與海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