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只想一個人過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2-04 17:10:21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免了,免了,先把調查結果呈上來給朕瞧瞧再說,嗯……果如朕所料,牽連上的人還真不少……嗯嗯!很好,很好,十六皇弟,你辦事依然俐落明快如昔,朕很滿意!
          「臣弟告退!」
          「別,別那么急著走,朕還有話同你說呢!」
          養心殿東暖閣,「干元資始」匾額下的錦榻上,雍正一手拿著莊親王呈上的調查報告,一手忙招回已準備離開的莊親王允祿。
          自康熙皇帝喪儀始,養心殿便為雍正之倚盧,喪期過后,雍正亦正式以養心殿為燕居與理政之寢殿,東暖閣起居,西暖閣批閱奏章,召見大臣面授諭旨在正堂,朝會聽政則至干清宮,也不再每日上朝,改為每五日或不定期。
         
          換言之,在東暖閣以私人召見成分居多,這會兒看雍正的神情也是,眉眼間隱然帶笑,似有什么不良企圖地盯住允祿,卻又刻意擺出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怪詭譎的,這種表情若是拿去朝堂上獻寶,肯定會嚇壞一干大臣們,不管有罪沒罪,皇帝大爺尚未開啟龍口,下面就先伏滿一地怕死的老家伙。
          「臣弟恭聽!
          可惜莊親王大人不怕死,所以雍正那種臉色嚇不到他頭上去。更教人掃興的是他始終是那一百零一副「縱使你砍了我全家人的腦袋都無所謂」的冷漠態度,全然不拿皇帝大爺當一回事。
          不過雍正已經習慣了,不但習慣,此刻他就是期待允祿這種態度,否則他哪有機會享受打破那張冷硬面具的成就感。
          「十六皇弟,梅兒已十三歲了,朕有意為梅兒與另幾位宗室格格指配婚事,不知十六皇弟以為如何?」
          這話聽來是雍正的體貼,可話說正確一點,其實是雍正打算拿抱養的公主和幾位宗室格格來充當政治犧牲品,以為鞏固滿蒙聯盟,以及籠絡或犒賞八旗親信之用,這是宗室女子的「唯一用處」——政治聯姻。
          「既是皇上已有所打算,皇上徑自定奪即可,何來問臣?」
          雖已年過不惑,允祿卻依然發黑如墨,除了氣韻更深沉之外,那張清秀俊逸的容顏上竟然連半絲蜘蛛網都沒有,看上去猶如三十許人,得天獨厚得教人恨不得在他臉上劃上幾個大叉叉。
          可惜沒人敢。
          此刻,他語氣漠然地反問,一派事不關己的態度,正是雍正所期待的反應,他不覺露出微笑,狀似很滿意,然后手扶炕桌案面推出一張紙。
          「那么十六皇弟何妨看看,這幾位是朕挑出來的額駙人選,不知十六皇弟……咳咳,是否有特別中意的人選以為梅兒之額駙?」話落即兩眼緊盯住允祿,打算好好欣賞一下某人臉上的「風光美景」。
          果不其然,允祿先是冷然如故地欲待開口拒絕,卻又突然半途收回并揪起兩道清秀的眉認真思量起來,揣測妻子知曉這件事之后將會有何種反應……
          該死!
          不過片刻工夫,那張平時總是又臭又平板的表情終于失去一貫的冷然,開始出現極其有趣的景象,不僅五官呈現扭曲之狀——好似被擰干的破毛巾,而且又黑又白又紅——彷佛放錯了染缸的織布,熱鬧得不得了。
          可惡,那女人必會無端掀起一場驚天駭浪般的風暴,又哭又鬧、要死要活,一會兒要離家出走,一會兒要出家作尼姑,存心不讓他有好日子過。
          只因為女兒要嫁人了!
          憤怒地咬牙切齒半晌后,可憐的莊親王大人仍是忿然搶去御紙仔細斟酌選擇。
          他可以不理會,也確然不想理會這種無聊事,但一想到老愛胡攪蠻纏的任性妻子,他不能不理會,不能不預作提防。
          雍正悶笑不已。
          要說他是有私心,故而對允祿刻意厚待,特別讓十六皇弟有選擇的機會,無如說他就是想瞧瞧這一片刻的精采畫面。
          難得!
          板著臉,莊親王裝作沒瞧見雍正的訕笑,置回御紙于案面上。
          「都不要!
          雍正呆了呆!改悄阋l?」
          莊親王立刻拿筆在名單最后又添了一個名字。
          只一眼,雍正笑容乍失,詫異浮現!杆?十六皇弟確定?」
          「臣弟確定!
         
          「可是……」雍正遲疑一下!富实芤屆穬哼h嫁至漠北,十六弟妹……」
          「既是臣弟之意,不容她置喙!」允祿容色冷然。
          是喔!話說的是鏗鏘有聲,明明早已屈服于老婆的「淫威」之下了。
          「但……」雍正仍是不解!溉莺阖M不更好?」原以為允祿必然會挑上容恒,結果竟然大出他意料之外!笡r且梅兒也曾向朕提起,她喜歡的是容……」
          「容恒不適合她!」允祿斷然道。
          「可是梅兒若是不嫁與容恒,則可常留京中隨時得見,十六弟妹……」
          「喀爾喀貝子!」允祿的語氣更是斬釘截鐵。
          雍正不禁傻眼,因為允祿的口氣極為強硬,顯示他絕不更改決定的意念。
          這倒奇了,大部分宗室王公都不愿意讓女兒遠嫁至蒙古吃苦,有的親王、郡王甚至會隱匿不報屆婚齡的女兒,提前私聘與京城旗人,允祿卻堅持要讓長女遠嫁至漠北,這究竟是為何?
          「既是十六皇弟堅持,朕依了你也未嘗不可,不過十六弟妹那頭可得皇弟自個兒擔待喲!」
          「婦道人家沒有多嘴的余地!」允祿嗤之以鼻地說。
          「是喔!等她跟你大吵大鬧之時,屆時看你怎么收拾!」雍正喃喃咕噥,見允祿臉色微變,忙藏起笑容大聲道:「那就這么決定了,十六皇弟,朕會將梅兒指配與喀爾喀貝子!
          「臣謝皇上!
          「不必,不必!不過……」雍正擠眉弄眼!戈P于這件事兒,皇弟尚有其它要求希望朕成全的嗎?」譬如留條后路給他,好讓他在搞不定老婆的時候有機會改變主意之類的。
          「有!
          哎呀!不過隨便猜猜而已,不會真教他給蒙著了吧?
          「什么事兒先說說看!
          「請皇上給臣弟一年時間!
          一年時間?
          !允祿打算用一年的時間去說服老婆嗎?
          可是……
          以十六弟妹那性子,真說服得了嗎?
          想到沒人能拿他奈何的允祿偏偏拿他自己的妻子沒轍,雍正禁不住又想笑,政務繁忙之余,莊親王府里屢屢傳出的笑話可是他最大的身心調劑,不知這回又會傳出什么樣的趣事兒呢?
          真讓人期待!
          「還有嗎?」重點!重點!他想聽的是允祿主動承認可能搞不定老婆。
          「有!
          「說吧!」哈哈,這回肯定是了!
         
          不是!
          聽完允祿第二個要求之后,雍正笑不出來了。
          這事兒可大可小,端看他夠不夠大方,可若是他想表現一下自己是個大方的皇帝,對其他人又說不過去,嘖!允祿果然聰明,居然把這種麻煩問題光明正大地扔給他。

        沖動的懲罰簡譜-歌譜-歌詞

        這就是你的愛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