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美酒加咖啡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2-04 17:22:44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美酒bai加咖啡 - 鄧麗君
         
        美酒加du咖啡
         
        我只要喝一杯
         
        想起了過zhi去
         
        又喝了第dao二杯
         
        明知道愛情像zhuan流水
         
        管他去愛誰
         
        我要美酒shu加咖啡
         
        一杯再一杯
         
        我并沒有醉
         
        我只是心兒碎
         
        開放的花蕊
         
        你怎么也流淚
         
        如果你也是心兒碎
         
        陪你喝一杯
         
        我要美酒加咖啡
        一杯再一杯
         
        我并沒有醉
         
        我只是心兒碎
         
        開放的花蕊
         
        你怎么也流淚
         
        如果你也是心兒碎
         
        陪你喝一杯
         
        我要美酒加咖啡
         
        一杯再一杯
         
        一杯再一杯
         
         
        《美酒加咖啡》是在東南亞與中國大陸有較高知名度的港臺流行金曲,許多歌手都曾經演唱過,發行于1972年,收錄于《彩云飛》專輯。
         
        擴展資料
         
        《美酒加咖啡》詞作者為林煌坤,曲作者古月。1972年麗風唱片公司旗下的鄧麗君、萬沙浪、楊小萍分別灌唱了此歌曲。鄧麗君的版本發表在卡帶《鄧麗君歌曲特別精選20首》以及EP《彩云飛 電影原聲帶插曲》中。楊小萍的版本發表在

        1975年3月的《是誰喚走了你》專輯中。萬沙浪的版本收錄在LP《那個人就是我/夢難忘》和磁帶《萬沙浪/鄧麗君之歌 夢難忘》中。

        我不是音樂發燒友,也不是追星族,甚至還缺乏樂理知識,可就是喜歡K歌,盡管五音不全,閑著無事,總愛約上三五好友,到歌廳里去嗨,屬于我們那個年代的歌曲。
          一個下午,喝著美酒,拿著麥克風,放開嗓子,在K廳里吼幾曲,唱得最過癮是在半醉半醒的時候。
          甭管唱得好不好,也不會影響我的心情,有酒的地方就有溦情,當丅V傳來《美酒加咖啡》畫面時,才讓我想起了一個與咖啡有關的往事。
          2015年夏天,我又回到熟悉的城市,本想找個清靜的地方喝點小酒,對這個城市的印象,就是高筍塘的繁華,燃燒了青春的時光。
          N多年沒回來了,讀書時,常到這里來蹓跶,那時叫高筍塘,現在還是叫高筍塘,只是那高冷的流杯仙子不知所去?而建成了高樓大廈和地下商場,她就住在附近一幢高樓上。
          我們用微信保持著聯系,熱聊著過去種種回憶,不經意間,她問我,這么多年,心頭間有沒有什么遺憾?
          這一問,真讓我眼圈發紅,喉頭哽咽,心底還微微泛出酸楚,遺憾可多了:沒正二八經談回戀愛,沒女生愛,連最喜愛的美酒都喝得很少,更不用說進一次高大尚的咖啡館!
          問這話的時候,我正住在白巖路一個酒店里,電視上正在播放一部電影,片名叫《致青春-----他還在原地等你》。
          她說,“我明天早上還有課,你等我,抽個時間來看你。”于是我們相約,她忙完了,在某個時間出來坐坐。
          接到她發來的微信,我從酒店里下來,在大堂前遇到了她,還是先前一樣清爽,盡管年紀大了,短發變成了長發,合體長裙裹住微胖的身線依然迷人。
          人群中,我們居然一眼能從陌生變得熟悉,她是我初中的女同學,又是我的同桌,還是夢中情人,比我小兩歲,同在湯溪河邊上一個叫江口中學度過了三年。
          青澀的學生時代,總覺得她有一股無形的魅力,在征服我那顆燃燒的心,雖然個子不高,但膚色白凈,特別是一頭短發格外有精神,略圓的臉,鼻翼側有點疤痕,天資聰穎,說話動聽,也很溫柔,最征服我的是她那蔦轉般的歌聲。
          那個年齡段的女孩,總是洋溢著青春氣息,酷逼的音樂天才更能障顯她的出眾,戀愛也不例外,她總是被一群男生眾星捧月。
          我做夢也想不到今生能和她再次見面,興許是我太膽小,也太在乎做一個優秀的學生,給她遞了第一張紙條,遭到拒絕后就沒有了下文。
          要是早知道,我沒那勇氣,再寫第二封情書,我一定會鼔動膽量,加大籌碼,讓她成為我的初戀朋友。
          她說得對,緣分天注定,做不了情人可以做紅顏知己,只不過懵懂的日子沒有涵養,但現在想起來的確遲了,那些年我們幾乎沒有語言交談。
          1992年就畢業了,分道揚鑣,散伙飯也許是學生食堂的一份湯泡飯,唯一班上的情侶也因為畢業去向不同而散伙了,可她不同,和那位追她的高中同學,同讀一所音樂學院,結為伉儷,走在同一條路線上。
          簡單的招呼,還是和她并肩前行,當年同桌時也是一前一后,道不同不相為謀,還沒有現在隨和。而如今,幾十年的風風雨雨,再次相見,卻有說不盡道不完的親和力。
          本來我想請她在某個川菜館,點幾個菜來一瓶啤酒,她說:“我請你喝咖啡,就在今天!”
          我沒有拒絕,其實我只衷情于酒,速溶咖啡我倒是買回家泡過,可就是沒有找到那種浪漫的味道。
          馬路對邊有家咖啡館,突兀在水泥森林中。要去咖啡館得鉆入一條地下通道,路過一些小攤小點,拾級而上,僅此一家,沒有多余。
          咖啡館守候在二樓,房子挺大挺寬暢,裝修也很逼格,黑墻漿器,但屋內很暗,外面的白光很難透進來似的。
          上午九、十點鐘,客人很少,隱隱約約見到那位穿漿紫色的服務員,坐在巴臺內玩著她的手機,墻壁上似乎還掛了些字畫,壁燈散發出紫紅色的光,看起來有點曖昧。
          這要是學生時代,走進這樣富麗堂皇的咖啡館,顯得特別拘束,每次上學我們都會掂量一下口袋里銀元有幾許,往往是連校門口那個小商店也不敢張望,囊中羞澀,想請她吃根冰棍也是件奢侈的舉動。
          說真的,那是時我們真沒有勇氣來面對苦逼的青春,也不想完全苛責屬于我們那個學生時代,要是能一周有幾元零花錢,光是坐客車來回也得兩塊,加上每頓湊份湯錢,所剩幾乎為零。
          坐在巴臺上的服務員慵懶的站了起來,把我們招呼進長桌長椅后,拿出一份菜單讓我們選那種,看得出來,她臉色有點詫異,估計她心里想的比我們想的還多。
          昏燈暗光下,一大早進來兩個中年男女,誰沒個想法,況且正值危險年齡,這時我才發現,不遠處,兩個豆蔻年華的小青年,正如膠似漆的飲著同一管可樂。
          不在乎她那詫異的表情,可我真的對酒比較有了解而外,咖啡這玩意兒還一竅不通,好在她比較熟練,“來兩杯藍色妖姬,加糖,再來份瓜子和一份桔糖梗。”
          “好呢,請稍等!”女服務員拿著點單去了,我這才發現,她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潔白的脖勁上,戴著澄黃的項鏈,臉上撲散了一點薄粉,笑起來更加動心。
          原來她一路走來,也是不易。曾在一所師范校當過音樂老師,曾在一次車禍事故,救前去參考的學生,而經歷過血淋淋的生離死別,曾在前面街道不遠處,開了家藝術培訓中心,目前兩口子就守著這份產業賺錢!她還有個胖兒子,目前在中央音樂學院學鋼琴……
          我當然很樂意當她的聽眾!
          幾十年前我都是坐在在板凳上聽她擺龍門陣,她的故事很多,百聽不厭,唯一能幫她的就是教她做作業,我真的很樂意和她呆在一起。
          服務員到里間搗鼓了一會兒,大概是磨咖啡豆,端出兩份騰著熱氣的咖啡,放在桌子上,笑了笑,輕聲問:“你倆是同學吧?”
          我們點了點頭,似乎聽到了一種弦外之音,不自覺的臉微微紅了,好在光線暗淡,那精致的咖啡杯中,一圈一圈的布滿圓弧,濃郁的香味迎面撲來,猶如當年聞到她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今天你真漂亮!”我說。
          “是嗎?難為你這么夸獎,年紀大了。”她優雅的回答。
          整個過程太炫幻了,我們完全沉浸在回憶之中,述說著當年的故事,漫不經心的享受著屬于我們才知道的經歷,慢慢地把心交融,然后靠攏,用勺子攪拌著咖啡,輕聲的交談著。
          咖啡味入口時有點甘苦,并沒有美酒那般綿喉熟悉,過一會兒才甘之如飴,“滴滴香濃,意猶未盡!”淡淡時光,我們天南海北的閑扯著,似乎也談起一個和她相關的故事,我說,在純真年代,我愛上了她,我愛上了音樂天才!
          空氣似乎沒在這里凝固,她沒有說什么?只是柔柔的用心來讀,蒼老了許多,還能接受這個現實么?當年她的拒絕,可能是因為年齡的問題,早戀幾乎是判上了死刑,誰敢越雷池半步,我只能這么想了。
          畢業后,她讀高中,而我上了中專,和我們一起上初中的同學有的打工去了,見面的機會少得可憐。
          本來就是如此,在一個不算太冷的季節,我們就在那低矮的教室里學習,興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我居然空投了一張紙條上,象紙鸛一般飛到了她的位桌前,“今晚操場上不見不散!”
          “我沒有赴約嗎?”她歪著頭問我。
          “沒有!”我回答得擲地有聲。
          “恨我嗎?”她還是那種語氣。
          “不曉得!”我說。
          沉默了片刻,她喝了口咖啡,緩慢的說:“謝謝你的厚愛,我很感激,只是那種年紀我們根本不敢早戀,再說你不是沒有荒蕪學業,可能是無意中幫助了你。”
          也許她說得對,我獨自在操場站了半宿,用僅有的一元人民幣在商店里買了瓶啤酒,用牙磕開瓶蓋,仰著脖子猛喝,一邊喝,一邊淚流,我還沒開始戀愛,就被無情的拒絕了,就仿佛天塌了下來,生離死別,永不待見,淚水稀里嘩啦亂流。
          我喝了一大瓶啤酒,在操場上搖擺著,剩下的連酒瓶一起砸向花臺上,摔得酒水四濺,這動作如此決絕,卻又山崩地裂,我不敢再有什么癡念,也許我不夠優秀,于是我跌跌撞撞,逃出了那個操場。
          半年以后,我以優異的中考成績考上了理想的學校,而她,直到畢業前就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畢業前夕,那晚,燈光搖曳,寂寂的河風吹動著窗外的槐樹葉沙沙作響,我在她的紀念冊里寫下心中留言,并要了張照片,然后摻雜著許多荒唐,各自在人生軌跡里慢慢成長……變老
          半天時光悄悄從我們交談聲中滑落,手機里不時傳來她學生的電話,她是個忙人,藝術學校等著她回去彈鋼琴,她抱歉的說聲拜拜,買了單,并肩下樓,明媚的陽光鋪灑在路邊綠化樹上,又從葉子間漏灑了下來,落在水泥地面上,微微搖晃。
          我有了想牽手沖動,但又不忍心這種婉約的境界,被粗暴的行為擰破,現在心都歸寧靜,年輕時的癡狂已失,帶泡的啤酒喝不出咖啡的味道。

        捍衛釣魚島簡譜-歌譜-歌詞

        笑納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