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紅塵嘆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2-04 17:58:44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駝隊的男人們面面相覷,眼神交換中,拾起篝火的火把,朝著歌聲循聲而去。
         
        一灣湖水托著一葉扁舟靜止在湖心,影影綽綽中一位素衣女子坐在船頭。若不是湖光瀲滟,歌聲朗如珠玉,這些常年行走在沙漠中的駱駝客,便會以為眼前不過是戈壁中的“鬼市”而已。
         
        靜止在湖心的扁舟竟然不知何時靠了岸,那位坐著的姑娘停了歌聲,莞爾一笑,翩然起身,長裙迤邐委地。駱駝客們此時看得真切,那是一位身著素衣的婀娜佳人,朗月的光輝尚不及她的萬分之一。
         
        她被眾人擁在中間,娉婷轉身,媚眼如絲一般,掃過每一個人。這時,不知哪來的一只手,扯住她的衣裙。一雙媚眼頓時變得凌厲無比,眼梢寒光浮動,順著那只手往上看去,一張黝黑的臉朝她笑著。不是一張,而是一張張笑臉。
         
        “小女子雖出身荒野,也知天下的交易講究公平。不知眾位用何物作為聽曲賞月的交換?”
         
        眾人一時語塞。
         
        “交換倒也可以,只怕光這曲子還是不夠的。”那一張張笑臉說著同一句話,“不知姑娘可有別的興致?”
         
        “一曲自然不夠,興致倒也有幾分。”素衣姑娘嫣然一笑。
         
        說罷,那身素衣飄過眾人之后,滿足的舔了一下唇邊殘留的溫熱血滴。
         
        “春夜迢迢,
         
        一曲妖嬈,
         
        歌中恨未消。”
         
        歌聲踏血,搖曳而去。
         
        【1】
         
        荊楚大地,物華天寶,人杰地靈。山清水秀之間,養育了良善的蕓蕓眾生。
         
        在這四方大地之間屹立一座高山,玲瓏峭壁,松柏參天,喚作龍居山。半山中間有一寺院,遠看一派紅墻青瓦,供奉的香火裊裊而起,直上九霄,晨鐘暮鼓之聲悠悠傳入耳畔。駐足遠觀,一縷佛家仙氣飄蕩而來,好不安身愜意。
         
        寺中,蒼松之間,一棵碩大的菩提樹格外奪目。樹下常常擺放一團橙黃色蒲墊,寺中的老方丈會靜坐于蒲團打坐。手執念珠,雙目輕閉,口中緩緩誦出經文。老方丈耄耋之年,目光和煦。
         
        若想步入這寺院,還需經過一泓清泉。此泉清流湍激,底色澄清,豪飲一瓢,肺腑通暢,清冽之感不禁膽寒。寺中僧人皆喚此泉為“思源泉”,飲水必要思源,此天地之正氣。
         
        可惜的是,這番世外桃源的人間仙境在數月之前被毀于朝夕。一條素白色的龍嗅著水淵靈氣,來此隱世,平日之中便潛于泉底。
         
        此龍每隔一段時日,必騰空吸取天地之精華,風雨交加,雷電大作,騰云駕霧之時毀山石、折林木。不論弱小或強壯的生靈,活活被吸食干凈。
         
        寺院許是因為佛緣,便暫且幸免于難。
         
        一日,一位道長站立于寺院外。他身穿一件灰色粗布道袍,手持一柄無量佛塵,身背一把墨青色的玄鐵長劍。面如白玉,眼中閃著琉璃光芒,年紀不過而立之年。風過之處,衣衫揚起,清雅飄逸。
         
        道長叩響寺門多時,不見有人出來應答。便開口自報家門:“貧道乃玉華山無虛觀的青風道長,為降服一條逃竄在此地的白龍而來。煩請僧友開門一見。”
         
        半晌,門才“吱呀”一聲開了一條縫,從中探出一個腦袋,四下張望,目光定到道長身上,就細細從頭到腳打量一番,才探出整個身子,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道長方才所言可是真的?”
         
        “同為出家之人,不敢口出誑語。”道長赫然站立,坦然自若的說道。
         
        “我佛慈悲。幸有道長不遠萬里而來拯救眾生,請快快隨我見師傅。”
         
        這小僧急忙把道長讓進寺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緊閉大門,慌亂之中卻也透露出雀躍的神情。
         
        【2】
         
        青風道長隨小僧穿過庭院來到正殿,兩旁打坐的眾僧人站立起來,兩手合十,淺鞠一躬。正前方的老方丈徐徐而來,口念一聲“阿彌陀佛”,青風道長將佛塵一揮,道:“無量壽佛。貧道此來是為了……”
         
        話還沒說完,就聽九天之外一聲驚雷,隨后一道寒光似的閃電如霹靂劃破蒼穹,瞬間烏云遮天蔽日,黑風大作。這風妖得很,席卷山林,時而傳來“窸窸窣窣”好似魑魅魍魎之聲,時而又傳來“轟轟隆隆”千軍萬馬呼嘯之聲,聞之令人汗毛倒豎。眾僧一個個面色灰白,如篩糠瑟瑟發抖,口中直念著“阿彌陀佛”。
         
        道長往外走了兩步,抬頭看天,道:“龍行有雨,小葉你來了。”說罷,不管眾人,大步走到院中,把佛塵別在后腰,順勢拔出身后的玄鐵長劍。此劍長二尺二寸,刃如冰霜,寒光凜凜,劍身一面刻蓮花如意水波紋,另一面刻陽篆“天地自然,穢炁分散”,劍柄處是一個小巧精致的太極八卦圖。持在手中,威嚴無比。
         
        青風道長縱身一躍,站立在巨大的菩提樹冠上,一手持劍橫在眼前,一手單掌舉在胸前,口吐蓮花一般念出咒語:“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迦樓羅顯,搜捕邪精。”
         
        在他念咒之時,就見烏云之中一條數百尺長的素白身軀蜿蜒搖動。閃電閃爍,那若隱若現的身影就會在亮光之中突然變得清晰。
         
        “三”乃佛法僧三寶,因而,凡是咒語必念三遍方才奏效。青風道長第二遍咒語還未曾脫出口,那龍突然躍出云層,騰在半空,一張血盆大口吐著“嘶嘶”的火信子。
         
        但白龍看到寺院中的青風道長,不知不覺卻收了火星,在空中盤旋不斷。
         
        “小葉。”道長緊緊盯著天空中的那條龍,輕輕喚道。半晌,他將手腕一翻,玄鐵長劍寒光凜凜,素白色的巨龍被那光一閃,頓時變得殺氣騰騰,直撲青風道長。
         
        青風道長急忙翻身閃躲,從菩提樹冠飛身躍下,落在當院。
         
        “小葉,回頭是岸!”青風老道站穩之后說道。
         
        那白龍似乎更加怒氣沖天,使出的手段勢要迫不及待地取道長的性命。
         
        道長手腕輕輕一番,玄鐵劍也恰如一條游龍穿梭在庭院。劍身游走,嘶嘶破風。
         
        眾僧人看到這驚心動魄的場面,早已神馳目眩。
         
        此時,青風道長與白龍戰得不可開交。忽而,道長飛身一躍腳踩龍頭,單手握住龍角,持劍之手正要刺入命門。白龍哪肯乖乖就范,縱身直逼云霄之上。速度奇快,好似流星飛馳,將青風道長帶到九重天外。而后,白龍又忽然調轉方向,從天而降,待到離地只有幾丈高,又轉身飛向其他方向。幾個回合下來,若不是青風道長修為深厚,恐怕早已被摔得身首異處。此種情形下,若想再運法力刺向白龍的命門,簡直難如登天。
         
        青風道長心里嘆道:“小葉,不想今日你我變成取對方性命的敵人。造化弄人!”
         
        這個恍神,差點被白龍一擊即中。
         
        青風道長輾轉騰挪,閃出時機,把那兩遍未念完的咒語完成。
         
        眼看白龍已經再次向老道殺來,狂焰熾燃,勢要將老道化成灰燼。在此千鈞一發之際,天邊風云洶涌,一只蒼然大物由遠及近御風而來。金光閃耀、羽翼垂空,正是龍之克星迦樓羅。
         
        龍族雖然天生靈獸,法力無邊,但是萬物皆有相生相克。他們的克星就是上古神鳥迦樓羅,其兇猛無比,專以龍族為食。
         
        這白龍倒也靈光得很,感受到威脅之后,回首望去,一個激靈,不知所措。億萬年來,能在迦樓羅手中逃脫的龍族屈指可數。這條白龍,萬萬沒想到,這個人終究還是召喚了迦樓羅。
         
        其實,她未必會傷他。他卻如此相逼。
         
        逃,多半是在劫難逃。不如拼的魚死網破,尚有一線生機。白龍的火焰直逼迦樓羅。霎時,赤紅火焰,金光粼粼,交織在一起,天空頓時白晝分明,這番奇景倒也奪人心魄的壯觀。
         
        【3】
         
        青風道長手握玄鐵長劍,目不轉睛地抬眼觀瞧。不需幾個回合,白龍即將成為迦樓羅的腹中之餐。
         
        只見它邊打邊退,當看到思源泉的泉眼,拼勁渾身法力,縱身扎入泉中。迦樓羅原本可以劈開泉水,叼出白龍,但千鈞一發之際,青風道長收了咒語。迦樓羅盤旋幾番,振翅遠去。
         
        激戰過后,青風道長精疲力盡,身上的傷口之處開始隱隱作痛。他緩步走向大殿,眾僧人早就被殿外的龍血玄黃震懾。
         
        老方丈急步迎上來,道:“阿彌陀佛,道長一念仁慈,善哉善哉。”
         
        “老方丈,貧道有一事相求。”青風道長抬眼緩緩說道。
         
        “道長何事,但說無妨。”老方丈問道。
         
        “天下都說佛家慈悲普度,道家清靜無為。貧道無為無能,度化她不得,不知老方丈可有無上妙法,度她從善?”青風道長無奈說道。
         
        “阿彌陀佛,佛法無邊,定有妙法,只是還要看她自身造化。不如,道長先去歇息,日后再從長計議”。
         
        說罷,吩咐小僧引道長去廂房歇息,備上素餐粗茶。
         
        入夜,更深露重,寺院一片沉寂。月亮本還明亮高璇,一片銀光散落天地之間。忽而,幾片烏云不知從何而來,遮蔽月光,陰郁的氣息油然而生。
         
        老方丈的房中有一只未曾熄滅的蠟燭,此時跳動搖曳了幾下,本來溫暖的橘色燭光忽的變成幽藍色。
         
        “老方丈,老方丈,小女子冤啊!”幾聲輕呼從房中傳來。
         
        老方丈睜開眼睛,定睛一看,一位身穿素衣的姑娘站立面前,輕掩面部,微微抽泣。
         
        “女施主,從何而來,所為何事?”老方丈詫異之余,輕聲問道。
         
        “實不相瞞,我就是今日那條小龍,名叫小葉。”看了一眼老方丈,接著說:“今日那道長驅使迦樓羅差點取了我的性命。我知方丈慈悲為懷,特來求您網開一面,我已決意退避到荒山野嶺,不再殘害生靈。事成之后,愿贈一顆龍宮的萬年如意珠作為答謝。”
         
        老方丈聽完念了一句“阿彌陀佛,女施主有向善之心,老衲愿意度你。”
         
        “方丈慈悲,只是,倒不如度那些忘恩負義和心懷不軌之徒。小女子雖殺戮無數,可是直直白白。然而有的人,偽善狠辣,道貌岸然,對我另有所圖,卻冠冕堂皇將我趕盡殺絕。”小葉眼梢的寒光凜冽。
         
        “善哉善哉,因果自有定數。女施主自身向善,無關其他。”老方丈說道。
         
        “老方丈,你竟不問如意珠是何物?”小葉的媚眼波光閃閃。
         
        “身外之物。”老方丈說道,“既然女施主想悔過自新,不如明日與青風道長說明,你與他之間的恩怨也就此化解。”
         
        “化解?但愿。”一股青煙,裊裊而去。
         
        【4】
         
        次日老方丈將昨夜之事講與青風道長,青風聽后沉默不語。
         
        半晌說道:“她可曾提到沉香山?”
         
        “未曾。”老方丈說道,“看來你與這位女施主有些淵源。”
         
        “救命之恩,恩將仇報,報應不爽。這就是當年小葉離開沉香山時留下的話。”青風道長眼光黯然。
         
        “善哉善哉,緣起則生,緣落則滅。不過是滿眼皆空,一片虛幻。”老方丈淡然說道。
         
        “前塵往事也不必多提,希望她這一次真的能悔悟,我也不必煎熬。”青風道長長出一口氣。
         
        “煎熬?可笑!”一聲清脆的聲音由遠而近。
         
        大殿的門外轉進一位素衣女子,與青風道長四目相對。
         
        “道長別來無恙,天涯海角緊追不舍,莫不是對我還情根深種?”小葉不等對方回答,眼睛寒光一出,說道:“恐怕我在道長心中比不上那顆如意珠吧。”
         
        “小葉,當日你把我救活之后,我自始至終都未曾隱瞞你,你也知道我是為如意珠而險些喪命。當今圣上他,他是明君,若能向如意珠再借百年的壽命,那……”
         
        “如意珠可以轉輪回,世人誰不想據為己有?你口中的明君對我而言不過是凡夫俗子,他不過是想改天換命,如此冠冕堂皇,虛偽至極!你可知我失了如意珠會如何?”小葉臉色紫青。
         
        “你無性命之憂,只不過少些法力。但是圣上他再獲百年時間,定會將天下治理的更加國泰民安。”青風辯解著。
         
        “你的這一番話,一如多年之前對我所說?磥,你不光忘恩負義,還是一個傻子!”小葉冷笑道:“如意珠何止百年壽命?你回去問問你那滿嘴謊言的師傅,如若有膽子,不如去問問你口中的明君。”
         
        “小葉,你知道,我不想傷你。只是,如意珠,我必須拿到。”青風道長的眼眸忽然沉下來,猶如墜入黑夜中的燭火,慢慢暗淡。
         
        “世人皆因我是妖,說我濫殺無辜,而奮起追殺,連神鳥迦樓羅也助紂為虐?尚!老方丈,不知此時,你是應該度我從善?還是應該度他們從善?”小葉對老方丈說道。
         
        “女施主,正如老衲昨夜所說,只要真心向善,無關其他。”老方丈說道。
         
        “好,方丈,小女子愿意一心向善。”說罷,屏氣凝神,只見她身體四周微風徐徐,泛泛紅光,一顆好似夜明珠一般的赤色珠子從體內升騰而起。
         
        “小葉,快停下!”清風道長快步上前阻攔,卻被如意珠強勁的法力反彈回來。
         
        “如意珠只能轉一人之輪回。”小葉一邊運法,一邊說道。
         
        片刻之后,老方丈渾身上下一片紅光。
         
        待一切回歸平靜,小葉對老方丈淺淺鞠躬說道:“方丈師傅,多謝度我。從此之后,方丈乃長生之身,普度眾生。”
        念一朝,百花葳蕤,春意闌珊,素手執筆拋紅鸞,寫盡情思千千萬,甘赴塵緣,休管它,是桃源,還是深淵?
         
        得一人,邀月共賞,紅袖添香,十指相扣走人間,嘗盡紅塵般般暖。與君同歡,尚不怨,是布衣,還是錦緞?
         
        /
         
        若卿有心,相約江南,身居竹房瓦舍,共賞亭臺樓閣,一簾煙雨中,話說悠菊蘭
        若君有意,共賦詩詞,讀盡唐詩古韻,寫盡清詞婉約,朝暮晨夕下,共閱千古奇文,人間佳話。
        (美文網:www.mwenting.com)
         
        /
         
        忘記過去,不問,誰與誰情緣沒落?
         
        拋卻曾經,不說,誰共誰悲歡離合。
         
        /
         
        倚紅樓小榭,笙簫相和,吹一首婉轉的歌,看那青湖水上鴛鴦在。
         
        立古橋小舟,琴瑟和鳴,彈一支悠揚的曲,賞那碧池塘中并蒂開。
        美文
         
        /
         
        裁得悠閑日,我為君研墨,唱梁祝雙飛,春光晴暖下,艷羨一池蓮荷。
         
        月傍雙星時,君為我描眉,夢華胥千年,冬來風寒中,驅逐一世落寞。
         
        /
         
        倘山河變遷,我愿用我一生的光陰,換取歲月綿長,盡管霜雪涼冷也無妨。
         
        待蒼顏白發,我愿用我一世的筆墨,寫盡地老天荒,縱使老來魂歸又怎樣?
         
        /
         
        若,古鎮小巷中,你只身而來,我執傘而過,定是前世許過的諾言,要在今生相約兌現。
         
        若,梅園花開日,我凝眸含笑,你青衫而歸,定是今生天定的情緣,要在此世攜手走完。
         
        若,秋楓飄零時,你望楓而立,我恰好轉身,定是三生三世的約定,要我們紅線相牽。
         
        /
         
        飄飄渺渺水云間,情情緣緣紅塵嘆。春來秋也罷,冬盡寒暑來,誰陪誰寫完人間情話?誰與誰約好詩詞為家?
         
        朦朦朧朧煙雨情,冷冷暖暖塵世路,日升日也落,花殘花復開,誰許誰共赴終老白頭?誰諾誰攜手一生不負?
         
        /
         
        你的江南煙雨,我的萬丈紅塵,紅燭淚,一世傾,道是愛恨離合最傷人,若可,等到君來日,定還你笑語盈盈。齊眉舉岸,四季相牽。
         
        你的春花爛漫,我的冬雪飛揚,梅子雨,落傾城,莫怨歲月如梭穿心過,若可,待得卿來時,定陪你朝陽日落。晨鐘暮鼓,風雨同舟。
         
        /
         
        且不說,如花美眷,抵不過似水流年。
         
        尚不怨,情深意款,捱不起時光飛箭。
         
        三千愛恨皆為癡,兩行清淚總關情。
         
        飛雁托錦書,傳小字幾箋?
         
        紅豆寄相思,知情深幾何?
         
        /
         
        一詩一詞,一蓑柔情細雨。
         
        一簫一箏,一曲生死不離。
        望風提筆,我在賦紅塵嘆。
         
         

        恰似你的溫柔簡譜-歌譜-歌詞

        2002年的第一場雪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