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無人知曉的夢簡譜-歌譜-歌詞

        時間:2021-02-06 21:14:53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我做地鐵時隨機找了個人,讓他給我講一個故事。 
         
        我把故事記錄出來,就像記錄夢。夢很碎,撿起來便有了意義。
         
         
        “我們老家有一個說法,人老了不能挪窩,一挪窩準出事”。面前的大叔,煞有介事地開始他的講述。
         
         
        以下內容根據大叔的講述,由作者本人撰寫
         
        我八歲那年被親爸從隔壁村帶到王家溝,改名換姓,賣給了我養父母。從那以后,我再沒回過隔壁村,就算兩村只隔了一條河,一座橋。
         
        我的養父母待我一般,他們自己有孩子,那時候農村人的日子好不到哪去。我不過是一條繩上末尾的一只螞蚱。
         
        那會兒自己又瘦又小,干不了重活,我媽,也就是我養母便趕我去放羊。她會把羊趕到一片野草地,囑咐我坐那看著。然后扔給我一根棍子,羊只要一跑,我就得拿著木棍跟著跑。
         
        其實,就四只畜生,全都吃的肥頭大耳,像荒野里的野豬。我沒見過野豬,只是聽人講野豬比一般家豬要壯實。
         
        放了幾天羊,實在無聊得很,我開始迷上在草地里抓蛐蛐。
         
        對蛐蛐的興趣消失的很快,沒幾天,我便沒趣地找塊土磚頭枕著,躺在草地里百無聊賴起來。
         
        這讓我想到了村上那些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大人嚷他們為“小混混”。那時候幻想著長大以后能成為小混混,即便大人們都說他們除了混日子,啥都不干。我腦子里盤算,誰不想這樣?
         
        望著日漸衰敗的草地和悠然自在的羊,感覺自己也被放養了。
         
         
        羊吃草的地方過去便是一片樹林,接著會出現一座老房子。青磚瓦,白灰墻,墻外面是常年鮮紅的標語。我第一次去那里,便注意到那紅色的標語,可惜自己不識字,難懂其意。門口掛著一塊長方的牌子,白底黑字,我只認得中間一字,叫“人”,親生母親在世時曾教過我這個字。
         
        不過,老房子的大門緊閉,也不清楚院子里住的什么人。這時,自己的肚子咕咕叫歡的厲害,遠處的太陽眼看要落山,趕忙掉頭回家。晚一點,養父又會罰我不許吃飯。
         
        天越來越冷,羊能吃的也越來越少。
         
        一天下午,養母唉聲嘆氣地喚我去放羊,我拿著棍子去了羊圈。秋天的風刺骨得厲害,我穿著親爸留給我的單薄上衣,羊穿著親媽給它的羊毛,自己只能盡量往羊群里擠。那時候,覺得自己活的不如一只畜生。
         
        有只羊不聽話,剛到野草地,就一股腦往樹林里鉆。我一股腦追出兩里地,這畜生卻總距我幾米遠。眼看天要暗下來,跑不動了,中午只吃了半碗飯,沒什么力氣。肚子這時又不爭氣的叫喚起來,我沒空搭理它,如果帶不回去羊,之后幾天它就得餓著。
         
        想著想著怕的要死,眼淚大顆大顆落在樹下。一邊哭,一邊追,眼看就追出了樹林。
         
        我又看到了青磚瓦的舊房子,那畜生停在屋外的墻角跟下,啃起磚縫中冒出的小草苗,我正準備拿著木棍趕去,結果它只原地抽抽了一下。逃跑的假動作成功騙過我,我不敢再靠近。
         
        突然,舊房子的門一邊打開,“吱吱呀呀”,就像打開塵封幾十年的酒壇,尖銳聲與沉悶聲交匯。一位老者端著花臉盆慢悠悠走了出來,他沒有注意到我,往門口撒了一圈污濁的水,那里種著幾株菊花,有紅黃白三色。關門的時候,他才抬臉看我,我們四目相對,他的眼睛灰暗如煙,一剎那似乎有些恍惚。
         
        我注意到他彎曲的脊背上掛著灰色的上衣,肥大的褲子在兩根竹竿般的腿之間空蕩蕩的,這模樣和打扮像極了道觀里的老道士。不過道士都蓄著一縷胡子,他完全沒有,下顎很是光滑,連上唇那也不曾見白灰胡茬。
         
        他將半扇門關上,吱呀聲比打開時微弱了些。
         
        “原來是座和尚廟”,我心里想,那時年幼的自己很難分清道佛教。正在我煩惱到底該如何讓羊跟著回去,門再次被打開,老人家顫悠著雙腿走過來,手里多了一株鮮草。
         
        “你把棍子放下”,他開口說話。
         
        我疑惑,但還是照做了。他輕輕走進那只羊,將自己手里的草送進羊的嘴邊。
         
        “現在,你可以摸摸它了。”
         
        我繼續照做,內心覺得他不會騙我,畢竟當時自己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羊確實沒再逃跑,雖然它在我的手里掙扎不已。
         
        “羊是溫順的動物,你拿著棍子,它自然怕你”老人家繼續說道,我將養母的囑咐告訴他,他沒有吭聲。我們倆就站在那里看著羊把草嚼進自己的胃里。
         
        這時,小肚子又叫嚷起來,這才意識到自己耽擱許久,正欲牽著羊回家。老人家叫住我,讓我隨他去屋里。我左右為難,但還是跟著去了。
         
        大門再次吱呀開啟,我終于見到院子里的景象,雖說墻壁和地面歷經風霜早已破敗不堪,但院子打掃的很干凈,靠近墻內的位置種了許多花草,有些認不出什么品種。那花臉盆被他放在院子中央,旁邊是一只小腳蹬,我在報紙上見過,像上個世紀的產物。
         
        他從屋里拿出一個饅頭遞給我,依然慢慢悠悠。接過饅頭時,發現他的腰間內里系著一塊毛巾一樣的東西。
         
        我謝過老伯,然后牽著羊離開老人的家里,背后的夕陽灑在他的房子,一切都恍如隔世。 
         
         
        飯桌上,自己將傍晚的所見所聞講給養父母聽,他們卻表示從沒聽說村上有個道觀。我把大概的方位詳盡地描述出來。養母這才記起那間屋子,小時候她和姐姐走散去過那里,但她篤定那座房子是空的,沒人住,還說那里陰森可怖,不準我再前往。
         
        我想要反駁,一想到八歲孩子的話,大人怎么會信,于是作罷。
         
        第二天放羊回來的路上,遇到村里剛過完百歲大壽的老壽星,從他的口中得知,那間屋子是抗戰勝利后蓋起來的老人院,七十年代以后便沒人住了。原來,自己看到門上的木牌,寫的是“老人院”三個字?衫蠅坌菆苑Q那兒無人居住,而自己明明見到了送我饅頭的老伯。半信半疑中,自己一時無法分辨:眼見和耳聽何為真實?
         
         
        轉眼冬日漸白,羊圈里的哀鳴聲飄蕩在棚頂,其中一只母羊剛誕下小羊羔,但奈何母羊沒什么奶水,哀鳴聲從早上一直持續到中午。養父母她們今天都進城賣糧食去了,我一個人在家,實在受不了這哀嚎,打算出去給它們找找吃的。
         
        原本的草地在寒風和暴雪的蹂躪中變成皚皚荒原。樹林則脫去裝飾,暴露著自己的軀干。遠處一縷青煙爬過軀干,緩緩地沖上天空。
         
        我突然想到了那沒有胡茬的老人家,想到了他破敗的舊房子,和一院子的花花草草。
         
        鬼使神差中,我穿過樹林來到那座房子。
         
        我輕輕敲門,許久不見人應。透過門縫看了一會,院子里的積雪已被掃到兩邊,花臉盆被放在客廳外的門口,旁邊依然是小腳蹬。
         
        片刻,老伯從內屋走了出來。他退下褲子,然后將腰里的毛巾取下來,坐在小腳蹬上,用力擰了擰毛巾,把污水擰進花臉盆里。
         
        我注意到他那里的異常。
         
        我眉頭緊皺,困惑襲來,待自己看個清楚,更覺得困惑了。門頂的雪此時落了下來,砸在我的腳邊,身體一傾斜,撞向大門。老人家聽到聲響,慌忙穿上褲子。
         
        見此狀,自己只能硬著頭皮敲響大門,力氣出乎意料的大,連刻著“老人院”的木牌也被震動了幾下。
         
         
        門開了,一切都要結束了。
         
        老伯慢悠悠地給我講起他年輕的故事,像他走路一樣平緩無力。講自己如何入宮,又如何離開皇宮,最后又怎么從自己的老家流亡到這個村子。即便八歲的自己,無法完全懂得老伯所說的內容,但至少困惑不再更加深入。
         
        這時,我突然想起墻外的紅色標語。
         
        我問老伯:“墻上寫的是什么?”
         
        老伯答:“計劃生育好,政府來養老。”
         
        我又問老伯:“那,你的孩子呢?” 
         
        老人家與我四目相對,愣住了,不再說話。
         
        我倆沉默著,看著遠處的白雪,沉默著。

        故鄉的歌謠簡譜-歌譜-歌詞

        欺騙我的心簡譜-歌譜-歌詞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