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mcqk"><optgroup id="5mcqk"></optgroup></bdo>

    <tbody id="5mcqk"></tbody>
      <track id="5mcqk"></track>

      1. <track id="5mcqk"></track>
      2. <bdo id="5mcqk"></bdo>
        學曲譜,請上曲譜自學網!

        永康首富,把眾泰汽車搞死了

        時間:2021-03-18 15:54:14編輯:劉牛來源:曲譜自學網

        眾泰汽車,進入了多事之秋。曾經的網紅山寨車,如今走到了生死的邊緣。

        2021年3月8日,眾泰汽車發布公告:其董事長金浙勇、董事及實控人應建仁、馬德仁,全部辭去公司所有職務。

        一次性三個最高領導全部辭職,眾泰汽車上演了一幕高管大逃亡。

        這意味著,眾泰汽車的幕后老板,曾經的創始人——應建仁,正式從眾泰汽車出局。

        應建仁的建立起來的資本帝國,已經分崩離析。眾泰汽車的二級子公司——眾泰新能源,已正式宣告破產;應建仁的控股平臺——鐵牛集團,也資不抵債,已經宣告破產。

        僅在4年之前,應建仁剛剛走上人生巔峰。那時,他的個人財富高達140億元,位居胡潤排行榜239名;他掌握的鐵牛集團,旗下兩家上市公司,還有多元化的房地產項目。

        如今,鐵牛集團及旗下的子公司崩盤,應建仁家族卻早已套現離場,只剩下堅守的中小股東,成了最悲情的高位接盤俠。

        應建仁如何起高樓?又如何樓塌了?如何把眾泰汽車搞死?又是如何薅中小股東羊毛?

        一、

        1962年4月,應建仁在浙江金華的永康縣出生。

        永康縣自古以來,就和金屬冶煉結下了不解之緣。改革開放以來,永康縣非公有制經濟迅猛發展,五金行業自然成為了其支柱產業。

        1992年,中國科技五金城在永康縣開業,全國的經銷商都匯聚于此。

        也正是那一年,30歲的應建仁,東拼西湊了8萬元,創辦了永康市長城機械五金廠。

        應建仁此前一直從事五金生意,通過自主創業,他進入了汽車零配件生意。

        他的長城機械五金廠,正是生產汽車沖壓件和模具的。

        彼時,中國商品經濟剛剛興起,完全還處于一個賣方市場。

        只要膽子足夠大,開廠生產出來產品,就沒有賣不出去的。

        僅僅經過幾年的打拼,應建仁就賺到了第一桶金。

        1996年,34歲的應建仁將長城機械五金廠更名為鐵牛集團,注冊資本擴充到1億元。

        應建仁

        當時注冊公司資金需要實繳,如果應建仁確實繳納了這么多注冊資本,說明那個時候他已經是個億萬富翁了。

        那個時候,國產車最出名的是昌河汽車。昌河汽車雖是國產車,但幾乎所有的關鍵零配件,都是從日本進口而來。

        作為其中一個小供應商,應建仁實在看不下去。其中的利潤空間,也讓應建仁垂涎三尺。

        于是,應建仁花重金,請來專家進行研究。

        終于在1999年,鐵牛頂蓋板面市,不但拿到了國家的重點新產品獎,更是獲得了昌河汽車的大量訂單。

        在汽車配件行業浸淫多年之后,應建仁不再滿足于只做汽車配件。

        他萌生了一個更大的夢想——造車,而與造車的同時,應建仁下了一盤長達十幾年的資本大棋。

        二、

        2003年,眾泰控股集團正式成立,應建仁把曾在國企做高管的姐夫吳建中請來,做眾泰控股的董事長。

        吳建中站在臺前,應建仁站在臺后。

        應建仁以個人身價控股眾泰,而鐵牛集團只是以一個小股東的身份出現。

        當時,應建仁頗有眼光,讓眾泰控股集團控制兩家全資子公司,其中眾泰汽車制造公司主營傳統汽車,眾泰新能源汽車則主要生產新能源汽車。

        眾泰控股集團

        那一年,應建仁從臺灣,買回了豐田特銳的生產線。連同設備以及模具,還有一大批技術人員及管理人員,都被應建仁帶回了永康。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應建仁開始了他在資本市場的首次表演。

        2003年4月25日,應建仁通過鐵牛集團和永康模具兩家公司,受讓了ST金馬62%的股權。

        金馬股份是安徽黃山歙縣財政局的一家國有企業,主要生產摩托車和汽車的儀表。

        2000年上市之后,金馬股份業績變臉,業績虧損之后,戴上ST的帽子。

        為了不被退市,金馬股份一直尋求重組的方案。

        應建仁藝高人膽大,承接了金馬集團2.9億的債務,以及國企員工身價轉移的費用,接盤了金馬集團。

        這是應建仁收購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它將會在13年后,大派用場。

        眾泰汽車并沒有整車生產的許可證,但這并不是問題。

        2006年初,眾泰汽車借道成都新大地汽車公司,迂回實現了整車生產的愿望。

        2006年1月10日,眾泰的第一款車“眾泰2008”正式面市。在吳建中的帶領下,眾泰汽車的造車速度,不可謂不快。

        就在這個時候,應建仁又開始了他在資本市場的第二次表演。

        2006年10月,安徽的另外一家上市國企——銅峰電子,在管理層收購(MBO)失敗之后,控制股東銅峰集團一直在尋求戰略投資者進行資產重組。

        銅峰電子

        應建仁以鐵牛集團出資8000萬元的代價,拿下了銅峰集團60%的股權,進而成為了上市公司銅鋒電子的實控人。

        至此,應建仁在A股市場上,通過強力的手腕,拿到了兩個殼公司。

        應建仁并沒有操之過急,而是在資本市場蟄伏起來,耐心地等待一個點石成金的機會。

        在此之前,應建仁還是把精力放在了修煉內功上,打造集團內部的產業。但一個龐大的資本棋局已經布好,應建仁就是那個高明的棋手。

        三、

        2008年,應建仁又成立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是鐵牛集團的一個子公司,名叫卓誠兆業。

        這是繼眾泰汽車之后,應建仁傾力打造的一個多元化地產業務,主要是在永康、杭州和安徽銅陵開發一些房地產。

        同樣的,卓誠兆業將和眾泰汽車一樣,在8年之后,會在資本市場掀起一波風風浪。

        也是在這一年,眾泰汽車的董事長吳建中開始謀劃上市,他的目標是2011年能夠IPO,并且募集數十億元資金。

        為了達成這一目標,吳建中大力發展眾泰汽車的經銷商;然而,應建仁比他還要著急。

        吳建中

        為了擴大銷量,2010年,一個奇葩的眾泰直營體系應運而生。

        直營店都是應建仁的永康老鄉和親友投資,可以直接向鐵牛集團匯報,根本不受眾泰的銷售部門管理。

        直營店能拿到更好的政策支持,讓眾泰汽車的經銷商叫苦不迭。

        如何平衡經銷商和直營店的利益,成為了眾泰汽車銷售部門最頭大的問題。

        到了2011年,眾泰汽車依然沒有達到單獨上市的體量。

        為了迅速提升銷量和利潤,應建仁把比亞迪銷售公司的總經理——夏治冰挖了過來,企圖讓他再造一個比亞迪的神話。

        2012年,夏治冰成了眾泰集團的總裁,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是砍掉了不賺錢的車型和項目。

        夏治冰

        當夏治冰的第三把火,燒向眾泰的直營體系時,家族企業的風格,開始讓夏治冰水土不服。

        夏治冰大刀闊斧的改革,并沒有在短時間內帶來銷量的增長,觸碰到原有利益集團時,反而傷害到了自己。

        僅僅半年的時間,夏漢冰就黯然出走眾泰。這在此時,應建仁的侄子金浙勇接替了他的位置。

        當時,國內的汽車品牌,掀起了一股山寨之風,在外觀設計方面,模仿國外知名汽車的設計。

        本身開發設計能力比較弱的眾泰,沖到了最前面,模仿山寨能力體現出一流水平。當然,眾泰內部并不認為這是山寨能力,而是逆向設計開發能力。

        眾泰T600抄襲大眾和奧迪,SR7模仿奧迪Q3,SR9模仿保時捷,既被一車友鄙視和調侃,又被一些沒錢但迷戀豪車外觀的車友追捧。

        保時泰

        這些車型的成功,給眾泰帶來了一波銷量的增長。

        與此同時,應建仁早期布局的新能源汽車,隨著國家啟動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也有這個時候,到了收獲的季節。

        2014年,眾泰汽車營收達到了66億元,凈利潤有1.81億元;2015年,眾泰汽車的營收翻倍,達到了137.45億,凈利潤增長到了9.09億元。

        數字看起來非常亮眼,但難掩其背后的危機。

        這兩年,眾泰汽車獲得的新能源補貼,分別高達4.43億和11.41億元。

        如果把政府補貼去掉,這兩年眾泰汽車都是虧損的。

        這樣的業績成色,要單獨IPO是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的了;顯然,應建仁失去了耐心,他布了十幾年的資本棋局,終于要迎來高潮了。

        四、

        2015年9月29日,應建仁終于扣動了扳機,他掌控的銅鋒電子和金馬股份,突然在同一天停牌。

        2016年,應建仁祭出了兩個大手筆。

        2016年1月13日,銅峰電子的重組預案出爐,作價45.3億元,收購鐵牛集團旗下的卓誠兆業100%的股權,并非公開募集資金不超過20億元。

        當時,卓誠兆業的總資產評估為43.32億,收購價45.3億,看起來溢價率并不高。

        但是,在并購消息公布之前,卓誠兆業以18.8億元突擊購買的6塊土地,加價12.67億元,評估價成了31.55億。

        表面看起來良心收購,背地里卻藏著一把大鐮刀,不得不佩服應建仁的手段高明。

        眾泰汽車這一邊,應建仁的鐮刀手則更加耀眼。

        應建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讓眾泰集團的董事長,也就是姐夫吳建中淡出了眾泰。取而代之的,是更為貼心的舅侄金浙勇。

        隨后,3月27日,金馬股份發布公告,作價116億元,通過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金浙勇和鐵牛集團等股東所持有眾泰汽車100%的股權。

        當時,金馬股份的市值只有32.74億,一下要收購116億的眾泰汽車,無異于蛇吞大象。

        而眾泰汽車的凈資產只有22億元,溢價429%收購,也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按照收購方案,金馬股份要給金浙勇支付20億現金,同時金浙勇也成為金馬股份的大股東。

        這個完美的借殼方案,不僅套現出了20億的現金,又可以將虛增的商譽,變成實打實的上市公司股份,可謂是一石二鳥。

        金浙勇是應建仁的一致行動人,收購方案就是從左手倒到右手,還從上市公司套出了現金,簡直就是天才設計。

        讓應建仁始料未及的是,這個完美收購方案,撞到了證監會“史上最嚴借殼新規”的槍口上。

        但應建仁沒有就此罷休,馬上想到一個新的方案,以此規避借殼。

        先是鐵牛集團以60億的價格,收購了金浙勇等人手上的股份,讓鐵牛集團坐上了眾泰集團大股東的寶座。

        然后仍然以116億元的估值,將眾泰集團裝入上市公司,由于鐵牛集團本身就是金馬股份的控制股東。交易完成之后,控制股東并不發生變化,就不構成借殼,自然就不受借殼新規約束。

        這個新方案的高明之處,不僅繞過了監管約束,還讓金浙勇套現了50億的現金,比之前的收購方案,還多30億元。

        眾泰集團注入上市公司之后,金馬股份更名為眾泰汽車,隨著新能源汽車概念大火,再加入116億資產的注入,眾泰汽車的市值飆升到了290億元。

        金馬股份更名眾泰汽車

        2017年,應建仁走上了人生的巔峰,個人財富達到了140億元,位列胡潤排行榜239位。

        但應建仁并非沒有代價,為了眾泰汽車,他不得不放棄當時祭出的另外一筆收購案;銅峰電子收購卓誠兆業的方案,最后不了了之。

        大筆套現之后,應建仁似乎還不滿足。

        2018年3月,鐵牛集團以1.1億元的價格,拍下了永康市的一塊土地。3個月之后,這塊地就以2.7億元的價格,轉賣給了眾泰汽車。

        左手往右手一倒,應建仁就從上市公司薅走了1.6億。

        當時,這個方案為了獲得證監會有條件通過,鐵牛集團做出了利潤補足承諾。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眾泰汽車要完成12.1億、14.1億和16.1億的對賭利潤,如果沒有達到,鐵牛集團要用眾泰汽車的股份,如數補足。

        這基本算得上鐵牛集團自殺式的對賭,也成為其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

        五、

        2017年,眾泰汽車的凈利潤13.4億元,差了7000萬利潤,鐵牛集團用1000萬股眾泰汽車的股份補償。

        2018年,眾泰汽車非但沒有盈利,還虧損了4.19億元。與利潤承諾相比差了20億元,鐵牛集團應當賠償4.68億股。

        說白了,這些賠償的股票,都是通過虛增的商譽獲得的,即便賠出去,依然是穩賺的。

        但應建仁可沒這么干,他精準踩點,提前將鐵牛集團持有的眾泰汽車80%的股份,拿去質押了。

        這就導致剩下的股份不夠賠償,這事就一直耽擱了沒有執行,相當于一直賴著。

        被眾泰汽車對賭壓著喘不氣來的鐵牛集團,其實早已千瘡百孔,沒有造血的業務支持其運營。

        2020年,眾泰汽車幾乎雪崩,新能源補貼斷糧,沒有國六標準的車滿足市場,鐵牛集團也因此拖累,陷入了欠薪和欠債的風波。

        8月份,鐵牛集團就嚴重資不抵債,進入了破產重整的程序。

        市場傳出此負面消息時,鐵牛集團還死不承認,進行了強力辟謠。

        然而,僅僅4個月之后,也就是2020年12月,法院就裁定:鐵牛集團嚴重資不抵債,而且沒有持續經營能力,失去了挽救的可能性,終止鐵牛集團重整的程序,正式宣告破產。

        所有債務一筆購銷,欠上市公司的那20億對賭利潤,全部給賴掉了。

        應建仁多年布下的資本棋局全部崩盤,鐵牛集團破產,意味著他要從上市公司銅峰電子和眾泰汽車出局。

        于是,就出現了文章開頭那一幕:眾泰汽車董事長金浙勇和實際控制人應建仁,辭去所有職務,上演了清倉式大逃亡。

        這是應建仁苦心經營的一盤大棋,其實,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鐵牛集團和眾泰汽車的情況。

        或許,他早就已經料到會有今日,于是在資本市場上狂飆猛進。

        他將鐵牛集團缺乏流動性的資產,通過高溢價注入上市公司,進行了資產的套現。為了達到目的,讓鐵牛集團做出不了可能實現的對賭利潤;眾泰汽車的雪崩,加速了鐵牛集團崩盤的速度;但應建仁通過高超的財技,以及強大的收割手腕,榨干了眾泰汽車的最后一滴血。

        2月小型車銷量排行榜,本田LIFE能進前三,新飛度僅第二?

        4系是不是買不到?寶馬i4考慮一下

        熱門曲譜

        Copyright © 2014-2019 曲譜大全(www.ashreps.com)曲譜自學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2021004734號-1

        版權聲明:曲譜網所有曲譜及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愛好者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聯系郵箱:qupudaquanhezuo@gmail.com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喘天天视频